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3-09-02 08:42:14

我来过若尔盖大草原

  我们驱车来到了若尔盖大草原,由于家人经常晕车。所以,第一站就住在纹川,第二天才到的若尔盖,若尔盖的地名大多从蒙语中音译过来,都很奇怪,很难记,在若尔盖之前,我们父女俩就一直不停地学着说“若尔盖到了,若尔盖到了”。

  若尔盖是个很小的站,开车来的人很多。在这儿住的人也多,这里的报价最低480.00元/每晚一个标间,经过讨价还价后450元一个标间,不再少了,我笑笑,平时都是80元—100元的,现在这么贵。她说“你是在网上打听的价格吧?这是老早以前的价格了,现在物价都涨到这模样了。”其实这时我已基本定下了;往前走也许会更贵。总得给我个还价的机会吧?300吧!你爽我也爽,就这样住下来了,这儿海拔有2300多米,只有3—4度,好冷,赶紧加了衣服。第二天早上就看见房屋上在滴水,原来昨晚也结冰了。

  吃过早餐后,我看见了美丽的大草原。连绵的山丘绿草茵茵。草不是想象中的“风吹草地见牛羊”般高,用女儿的话来说“像地毯上的毛”。车再往前开,草原逐渐开阔起来,蓝天白云下,云雾缭绕,这就是我神驰心往的大草原!计划中的住宿点是“阿木寺”。吃过午餐,来到了阿木寺的天藏台,看到了藏家的最崇高的藏礼、天藏。天葬,又称鸟葬或空葬,是藏族的一种古老风俗,也是藏族地区最普遍的葬法。 天葬习俗的形成,同古代藏族的原始宗教及佛教的影响有着密切的关系。"天"在藏族的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地位。它不仅作为自然界的天,也是人格化了的"天层"。传说中的天由九层组成;还有的传说若沿着一条天梯向上攀登,天可以达到十三层,最高那层是"赞神"的辖区,也是黄教创始人宗喀巴所描绘的那个琼楼玉宇彩云间的极乐世界。 天葬仪轨主要有天葬台、秃鹫、天葬师、天葬程序四部组成。一块巨大的石头,西藏最著名的天葬台是直贡梯寺的天葬台,“永生和永恒”之地。秃鹫不仅能生吞活剥各类动物的尸体,还能把骨头嚼咽一尽,吞食都是十分干净。秃鹫排泄都是在高高的天空,在翱翔之中。即使它死亡之时,也是要腾空万里,一直朝着太阳上方飞去,人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秃鹫的尸体,使秃鹫本身具有了神秘色彩。天葬让人的尸体回归世界四大元素之中的“风“,让秃鹫来执行天葬,也是这种用意的象征。天葬师是整个天葬的枢纽,工作主要分为三个阶段:1、秃鹫落得差不多后,由天葬师在尸体脊背按佛教恒特罗学说划开皮肉,让秃鹫自行撕食。2、待秃鹫将人体软肌组织爵食得差不多时,天葬师二度过去,运用刀锤,对关节筋络进行切割,对软骨拌以糌粑,分成小块,然后退出。3、解开裹着头颅的衣衫,砸开头盖骨,让秃鹫第三次过来吃掉脑壳。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过这东西,想想现在还后怕。

  这里的住宿每个标间是480.00元/每晚,为了开发,吸引了好多外国人来这里旅游,也建了不少蒙古包。老乡带我们去了他家,有二个房和一个用来作餐厅的大间,是村里最干净的一家,和这家的女主人谈价后,住宿费280元一个房间,侃到了180元,并定好了晚餐。因为我们一路有10个大人不还有三个小人,想尝尝“烤全羊”是不可能了。(因为一只羊有八、九、十斤重,钱都好说,可是吃不完啊?一只烤羊腿都显多,这家的女主人给我们出了主意,要一只羊腿。晚上烤来吃。烤羊腿的价格是27元一斤,一只腿有20多斤重。除了烤羊腿,总还得点点儿其它的菜。菜谱上的菜本来就不多,除了羊肉一类的,就剩下几只老贵老贵的蔬菜了。(点了土豆丝、包子,包子大概有40个左右,就100元)。

  趁羊腿未烤好之前,到这家人屋里的炕上小坐一会儿。其实,这里的人早就不住蒙古包了,住的都是平房,蒙古包是用来接待游客的。但现在在家的都是老人、妇女和小孩。家里的男人都骑着摩托到各个路口去放牛羊去了。平时这里没有农活,只有6月到8月这三个月可以做做旅游的生意,草原的其它季节都很冷,很少游客会进来,他们也只有呆在家里烤烤火了。村子附近没有学校,一开学,孩子们都去阿木寺去上学了,女人们就跟去陪读。这里下雪不下雨,雪一直在下,好大好大,等吃好了烤羊腿还没有停,我们只好躺在屋子里休息,听着雪化了的雨点声、马嘶声和羊叫声,不一会儿,我们都呼呼睡去了。一觉醒来,满山遍地全是冰天雪地,一遍白雪茫茫,屋外的雨点没有了,雪下得更大,但没有要停的迹象。
我来过若尔盖大草原 我来过若尔盖大草原
文章来自:作文章网:www.zuUwenzhang.coM
我来过若尔盖大草原
  我们决定,穿上从家带来的羽绒衣,到后面的坡上去走走。上坡的路很泥泞,坡上的风呼呼地吹着斜飘来的雪花打在脸上,冰冷冰冷的。这时手机里的气象预报来了,今天阿木寺的最高气温是2度,我们在这里需要穿上厚厚的羽绒衣,一种早来的幸福感油然而生。到了坡顶,远望过去,草原笼罩在烟雨中。

  身边的草丛中,夹杂着朵朵格桑花,黄的、紫的,刹是好看。坡的另一面,就是草原上的旅游景点“木尔则”。沟里遇到了一位放羊的老汉,交淡中,老汉得知我们是从乐山来的,非常惊讶:“乐山那么好的地方,为啥要来我们这里?”我说:“大叔,我们那里没有草原,没有蓝天”!快六点了,从坡上下来,原来我们住的这家,陆续开始有车来往。生意开始好起来了,宰羊声一阵一阵的,不到天黑,一圈的羊全都已经宰尽。

  我们喝着现煮的奶茶,手机里播放着《陪你一起看草原》,在大雪飘飘中吃完了晚餐。这里的天到晚上八点才开始黑下来。临睡前找茅房,村民遥指另外一面的山坡。走上山坡,四周空荡荡的,妻子很疑惑,我指着不远处,那就是我们要找的地方。因为缺水,这里的人称它为“旱茅房”,是用树枝编织成的半人多高的墙,没有顶,还分了两间,倒还干净,没多大的味。估计天晴的晚上来这里一定很浪漫,可以数着天上的星星,排尽你肚内的累赘。

  妻子和女儿躺下后,我到包外吓转悠,慢慢地,雪不下了。偶然抬起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天空已布满了闪烁的星星。赶紧跑回包里,向家人宣告,预计明天将是一个好天气。和妻子商量了一下,如果明早仍旧下雨,我们就一早出发去青海湖,如果天晴,我们就下午出发去红源(一个县名),但因为时间关系,就只能放弃计划中的青海湖的行程。因为期待着明天是个好天气,临睡前,我把手机闹铃调到了早晨4点,希望能看到明天草原的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