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最爱而坚守

谭 笑

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

他们的名字分别与土家、苗族等少数民族的各种民间艺术联系在一起:丝弦锣鼓、傩戏、灯戏、撒尔嗬、地盘子、肉连响、堂戏、摆手舞、山歌、耍耍,等等。他们用智慧、勤劳和生命的激情把所钟爱的民间艺术演绎到极致,呕心沥血,欲使之根深叶茂,生生不息。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州二十周年前夕,他们被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

站在这个神圣而响亮的称号下的是一群老人,他们大都年过七旬,大都生活在山乡村寨,大都从事民间艺术活动逾半个世纪,时间最长的已达七十多年。

根植于自治州广袤沃土的民间艺术,散发着浓郁的乡土山野气息,以其生动精妙的表演,以其喜闻乐见的形式,长久地受到群众的欢迎。它使这些老人的人生经历有了一种别样的风情,劳作之余多了一份愉悦的寄托,当然,也要承受另一种艰辛。时代的变迁,苦难的打磨,留在他们身上的印痕或许更深。

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有讲不完的故事,道不尽的辛酸。从幼时勤学苦练,到后来边走边唱,日臻高境,到老年难舍难分,说到动情处,他或许还会展示高亢敞亮的歌喉和“燕儿衔泥”之类高难度的舞姿。他们对带给自己许多快乐,也带给许许多多人快乐和享受的“绝活”钟情至深。

民间艺术的传承,主要靠言传身教、心领神会。面对开放与交流的加强,多元文化潮流的冲击,绝技绝艺传人越来越感到困惑与无奈:一方面,随着年岁渐老,他们带徒传艺的期盼越来越强烈而急迫;另一方面,年轻人忙着打工挣钱,追逐新潮,对民族传统文化感兴趣的不多,能沉静下来学习揣摩的就更少。一位唱了一辈子堂戏的老人,谈到后继乏人时,伤心欲绝,掩面痛哭的情形,曾深深地刺痛过我的心。

20世纪的最后一年,我们在《恩施日报·周末》上特地开辟了一个栏目叫做“民间绝艺传人”,旨在反映“传人”的境况,展现“绝艺”的魅力,唤起“抢救”的意识,所报道的人物后来几乎都被命名为民间艺术大师。虽然那组报道当时也曾引起反响,但“纸上谈兵”力量毕竟有些单薄。去年民委系统大张旗鼓地开展寻访“民间艺术大师”的活动,一下子,让那些清苦寂寞的绝艺传人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今年,州政府为十六位“民间艺术大师”拨专款作生活补贴,让他们的晚年生活又多一份保障。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

可以说,一个民间艺术大师就是一座博物馆。虽然,现在老人们的绝妙技艺及其传承受到极大的关注,相关的保护和抢救措施也正在落实,“人死艺绝”的担忧不再那样让人揪心了,但身怀“绝技”的民间艺术家们,毕竟年迈体弱,带徒传艺面临许多问题,而我们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发掘与弘扬又是那样急需,因此我们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并且要抢时间去做。

为民间艺术大师们出一本书,以图文并重的形式介绍他们精湛而独特的技艺,展示民族民间艺术的博大和瑰丽,是一件非常有价值、有意义的事情。我认为,这与追出书热潮,逐读图时髦,无关。

我们用了一年多的时间筹备这本书,力求以最简洁、最通俗的文字描述绝艺传人丰富多彩的人生,力求以最鲜活、最精彩的镜头展现民族民间艺术独特的神韵。

这本书,会让你记住他们的名字:民间艺术大师。

这本书,会让你更了解恩施——这一片神奇的土地。

是为序。

                                                                        2003年8月22日

相关介绍:

《寻访民间艺术大师》2003年由民族出版社出版,恩施晚报副总编辑谭笑主编。封面题名: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布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