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3-08-13 23:49:41

记忆里的乡村生活之海洋溪

  ----记忆里的乡村生活之海洋溪   
  在大娄山的西北坡,重庆与贵州的交界处,大自然硬生生地给它划一道深痕,把重庆与贵州分割开来。深沟处,流淌着一条柔美的小河,流经我家乡的那一段,乡亲们叫它海洋溪。在高山茂林的陪伴下,蜿蜒着奔向遥远的东方。
  
  小河流经北基山的地段,河水在巨大的落差下,形成大大小小的深潭。水潭深不见底,终年碧绿,小河由此有了海洋溪的美名。五六公里长的河段,就有十来个深潭,潭水幽静,倒影成画。
  
  有幸的是,在参加工作后,在海洋溪旁边的北基村,做了一年时间的村干部,有了亲近海洋溪的机会。
  
  夏日的中午,刚开完群众会,我和另外两个下村的同事一起,约好一起徒步穿行海洋溪。村子里的一位热心老乡为我们准备了两斤苞谷烧,捎上酒瓶,我们三人出发了。
记忆里的乡村生活之海洋溪   
  从山脚到河边有两三公里的距离,山高林密,无路可寻,只得找寻村民们平时打猎拾柴走过的脚印。下到离河面的第二个平台,正午的阳光开始稀少起来。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声传来,林子里的小动物穿行的悉悉声,猴儿们三三两两地在树上荡秋千。
  
  突然,一个黑影从旁边的岩石上飞快掠过,惊得同行的小陈尖叫一声。定睛一看,是黑叶猴!回过神来,才想起这里是仙女洞黑叶猴保护区。
  
  海洋溪之行的第一站,是当地人叫梯子脑壳的地方。河边宽阔,对面的河边堆满了从河里打捞的枯枝和树干。悬崖上方有一个能遮雨的地方,立着一架木制的梯子,连接着悬崖和下河道的路。驻村的时间里,我听北基山的村民讲过,当地村民为保护自然环境,在涨水时节,从河里捞起冲来的枯枝,作生产生活的柴火。在梯子脑壳这个地方,没有很好的劳动力和爬山路娴熟的技巧,背着柴禾是上不去的。一个正值青壮年的村民,正背着一背篼的柴禾,在梯子上慢慢攀爬。倒影映在水中,像一个水性不熟的游泳者,在艰难和恐慌中享受游泳带来的快乐。
  
记忆里的乡村生活之海洋溪   沿着河道而上,两岸的山开始逐渐靠拢。中午的阳光也不能照到河道的中央了。仰望耸天的高山,两岸的树子在山风中相互打招呼,仿佛要握手的样子。黑叶猴从河道这边的树枝上,轻舒臂膀,在河道上空划一道优美的弧线,跳到河道那边的丛林里玩耍去了。
  
  在一个叫手趴岩(意思是没有了路,只能用手攀爬着才能通过的岩石)的地方,山崖的中间,是一个巨大的溶洞,这里是黑叶猴的天堂,也是它们栖息的地方。无法观赏到它们的睡姿,只能在洞口边,看到黑影在岩壁上的嬉闹。
  
  河水见不到阳光,走一段河道后,一行人打开瓶盖,开始喝起包谷烧御寒。在河滩上一阵嬉闹,身子暖和后,我们开始泅水。
  
  从手趴岩泅水而过,来到一个叫大黑塘的深潭。大黑塘不仅水深而冰冷,在涨水的时候河水撞击两岸的岩石,发出怒天的吼声。在水流进大黑塘的石滩上,不时有成群结队的小鱼儿,轻咬着水草,河水翻开鱼儿白白的肚子。我蹲下来,在石滩上仔细欣赏着小于戏水的妙趣。而小鱼儿们见到人也并不躲闪,依然尽情地享受着恬淡和释然。那份悠然自在的神态,令我心生羡慕,恨不得化身成小鱼儿,在深山的小河里寻一处自己的河滩,把生活中的烦恼与彷徨通通抛掉,伴一潭清水,享一生惬意。
记忆里的乡村生活之海洋溪   
  水潭的深处,不时有数十米高的钟乳石挂在石壁上。挂着的盔甲,是战士凯旋归隐后的顿悟;挂着的莲花台,是仙子神往的遗忘……
  
  河道的两边,几百米高的山崖上不时有山泉落下。碗口般大的泉水,落到水潭的时候,变成了纷纷洒洒的水雾。水雾扑面而来,飘散在我的脸上,一瞬间,感觉洗净了自己身上那些尘世带来的纷扰,忘然的心境油然而生。
  
  海洋溪的尽头,在一座名叫芭蕉山的半山腰。河水从仙女洞潺潺流出,洞口云雾缭绕,一根十来米高的钟乳石立在洞口,形似仙女,当地人流传着仙女下凡保护兵书奇剑的故事,给仙女洞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站在仙女洞口,看着半掩在茂林里东去的海洋溪,蜿蜒着伸向远方的山里。一时间感觉河水开始倒流着回来了,像一个即将出嫁的少女,一步三回头地看一眼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