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4-08-13 10:13:53

那年的丽江我在哼哼唱

等时间都过去了,等经过的风景走过的路都散了,像一个老婆婆坐在乡下的老屋前,抱着猫晒太阳,慢慢的想起,那些少年的光景,像一首首歌,在季节里流窜。一不小心,就在心里盘旋。竟是如此的平静的温暖。

春·婉

和光同尘的一片原,有雪的春天,蔚蓝在云端,花醉了容颜。

我破碎的思念,滴穿你青青石板。尘埃流浪着的屋檐,在草长莺飞里静静参禅。一缕香,与海棠痴痴缠缠。阁楼下的少年,有风在心口盘旋,等一扇门打开神秘园,等一双久违的眼。

倾城山,山高路远。饮马龙潭,扬鞭过往间。地阔天宽,寻不见,恩恩怨怨。我凌绝顶,细数平川、人烟。你在窗前,蝴蝶凭栏。绿柳金江岸,紫藤花出墙的驿站,红了樱桃,灿烂了杜鹃。

当雨打芭蕉,夜在谁的怀中泛滥?飘飘洒洒的灵魂,围着火塘,畅叙悲欢。渐渐,杯中酒暖。转角的灯,从长长的小巷里拖出一抹黯然,一个回家的身影,有点慢,有点晚。潮湿的旧阶,默默生出苔藓,把曾有的缝隙遮掩,把寂寥装填。

我背着你的愿,向着地平线。

一个故乡的呼唤,是一口老井那轱辘转动着的沙哑的叨念。偏偏有刻刀,雕凿这情缘,一遍又一遍。直到玉汝于成,直到瀚海阑干。

等漏断,梦完。

我们执手相看,这和光同尘的一片原。

冬·藏

那年的丽江我在哼哼唱原文: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那年的丽江我在哼哼唱 那年的丽江我在哼哼唱

木楞房的冬天,起了几层霜。泸沽湖,一如既往,蓝汪汪。从格姆神山上奔来的月亮,在阿夏幽谷彻夜流淌。带着花环的姑娘,把黄昏的渡口那栈桥走出一片丹霞欲坠的模样,情歌在云水间游荡,猪槽船载着夕阳,波光粼粼中驶来一个壮壮少年郎。

一亩亩村庄,一群群胖胖牛羊。红土地上翻出的黄,是文明陈旧褪色的糠。石头路,荆棘墙,瓦寨岗。一种灰,湮没了它们油亮的光。

像杉柏一样挺拔,硬朗。玛尼堆向着风离去的垭口生长。经文刻在石上,祭祀的香,缭绕着古老的信仰。酥油涂抹过的天空,显现出超渡的仪式和神圣的丧葬。

走婚的夜歌,为何也会如此忧伤,口耳相传的摩梭语,谁绘得出它形象,记载这苍凉?道得出母歌的芬芳?

泸源崖下,把启示思量:“孤零零的在路上,寻找那片曾经喧嚣的森林,梦中有一片呼声,醒来后却又烟消云散,只有这歌声,才能在湖山之外,给我一些浓浓的回想”。

饮一碗苏理玛酒,不解意,再来坛咣当,就着烤鱼干,醉忘在母亲的温养中,荡漾起诺亚方舟的桨,我是做门柱子的那一棵槡。

当黑爪吾岛上的候鸟,衔着阿云山的行宫,在母亲湖中央,捉迷藏。鸟举湖湾的石滩上,也已铺积了精美的诗篇,色泽如画,纹理金黄。

世外高原,一个王国自由奔放,万水千山的纵横中闪烁着母性的光芒,女儿们纺织出她们斑斓的善良,披在身上,于是精灵出现在乐土上。

我不知道生命的极致会如何抑扬。但这里,是乌托邦。

共2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