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3-10-11 11:27:35

浔阳江怀古(4)

四、

黄庭坚死后十多年吧,来自山东郓城的及时雨宋江,因杀了婆娘阎婆惜,发配江州,一路跌跌撞撞地来到浔阳江边,登上了风月无边的浔阳楼。

浔阳楼因九江古称浔阳而得名,据说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初为民间酒楼,白居易、韦应物、苏东坡等唐宋大诗人都曾登楼题吟,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篇章。唐德宗贞元年间江州刺史韦应物曾题诗曰:“始罢永阳守,复卧浔阳楼”说明唐时浔阳楼已经挺立在浔阳江边。

举杯酹月,想公瑾麾戈,陆郎怀志,青莲高咏,白傅慨歌,千古风流弘此世;

纵目凭栏,收匡庐郁黛,扬子雄涛,湓浦风霞,柴桑远照,八方灵秀萃斯楼。

一幅楹联尽说浔阳江畔人杰地灵,风光无限。

现在的浔阳楼,距锁江楼不远,为1987年参照舆刊本《水浒传》插图和宋代《清明上河图》的建筑风格,设计重建。主楼占地300平方米,高21米,外三层内四层,九脊层顶,龙檐飞翔,瓦朱栏,四面回廊,古朴凝重。

宋江当年,坐在浔阳楼上把酒临风,酒至酣处,豪情顿生,忘了自己的刑徒身份。遥望一江流水,感受浩荡长风,书生意气,豪情万丈,思想道:“我生在山东,长在郓城,学吏出身,结识了多少江湖好汉,虽留得一个虚名,目今三旬之上,名又不成,功又不就,倒被文了双颊,配来在这里。我家乡中老父和兄弟,如何得相见?”于是唤来酒保借来笔砚,在那白粉壁上,挥毫写就一首《西江月》词:“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卧荒丘,潜伏爪牙忍受。不幸刺文双颊,那堪配在江州。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这首词已经尽显反意,笔带杀气。也是那日浔阳江波翻浪涌格外壮丽,也是浔阳楼那天江风扑面格外敞亮,也是宋江那天酒酣血热,也是那天难违天意,宋江又提起比来,写下一首绝句:

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

浔阳江怀古 浔阳江怀古
文章来自:作文章网:www.zuUwenzhang.coM
浔阳江怀古

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本来还想苟且偷生,通过仕途向上爬的的宋江,却因为这首醉后反诗,从此走上了落草江湖的水泊梁山之路。在浔阳江上及岸边,宋江结识了戴宗、李逵、穆弘、李俊、张横、张顺、童威、童猛等数十位后来的梁山首领,成为他忠义厅上的原始班底。在浔阳江畔,粱山泊英雄演出了一场“大闹江州”的活剧。从此,宋江开始一头扎进烟雨蒙蒙的怒海惊涛。率领水泊梁山一百零八将。生生死死,血雨腥风,所有的江湖情仇,统统与宋江沾上了干系。

宋江诗中的黄巢,也曾是一位失意落魄的书生,早在宋江浔阳楼上提反诗的240多年前,他就写下了《不第后赋菊》的诗篇: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这之后,他揭竿而起,带领唐末农民起义军,跨长江、渡黄河,一举攻进京都长安,大唐王朝从此一蹶不振,不久就灭亡了。相比而论,黄巢的诗和他的战争都带着一股冲天霸气,原非宋江可比。由此看来,宋江在浔阳楼上,“敢笑黄巢不丈夫”,被大宋皇帝追杀通缉,打入牢狱,也实在说不上有什么冤屈。诗如其人,历史有时,竟是惊人的相似,黄巢和宋江领导的农民起义,最终都失败了。黄巢高举“天补平均大将军”的旗帜,转战大江南北,力竭不屈而死,他的失败显得壮怀激烈;而宋江顶着“替天行道”的招牌,终受招安,使得水泊梁山的覆没,让人感到有些窝囊憋屈。大唐王朝的王基因专制而崩塌,北宋朝廷的宫阙因腐败而分崩离析。历史成就了英雄与好汉,黄巢是传奇,宋江是故事……涛声依旧的浔阳江是历史的一面镜子,但愿后来人不要在里边照出自己。

浔阳江是愤怒的江,不平的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