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3-10-11 11:30:48

茅草青青

茅草在乡村是最最常见的一种植物。走在田间的路上,田埂上,便能瞥见他们低调的生长在那里。茅草是很不起眼的,大抵是因为它的足迹遍布土地,处处能映入眼帘的缘故吧。在这个世界上,似乎总有这样的定律,事物多了,便显得自然,也便不再受人的亲赖了。尽管如此,茅草依旧活的很好,用他那一簇簇的绿点缀着一个又一个的村落。然而,我却对那些不起眼的茅草似乎有着近似于与生俱来的缘分。

很小的时候,我是一个近于娇弱的男孩儿,父亲和母亲也常常为我的身子骨发愁。最强的表现是每当我流鼻血时,爹妈便束手无策了。家里常常会拿出棉花团,卫生纸等塞在我的鼻孔里,然而这却无济于事。所以每次流鼻血时,我都要去医院的。后来,妈听一个老人说,用茅烟穗熬水喝,就能治流鼻血。经常喝的话,慢慢就会根除。妈自然是相信。

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是每顿饭前都要喝茅烟水的。一开始,我很反感那水的味道,总会有一种干呕的感觉。然后妈就苦口婆心地在我身边周围哄着我喝。说,不想再流鼻血,就要喝,良药苦口利于病。一想到流鼻血时的那痛苦,我就闭着气“咕咚咕咚”地喝下。的确,那痛苦也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理解:狠狠地用棉花塞着鼻孔,血却从嘴里流出来。那血带着腥味在嘴里是咸的,像在吃着生鱼,那肮脏的血水堵在口里,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慢慢的我再也没流过鼻血,渐渐地摆脱那痛苦。然而,妈还是会让我每天坚持喝上一碗。渐渐地,我也不觉得茅烟水苦了,那曾经令我干呕的味道还带着清清的香气。每次我都会主动地将一碗茅烟水一饮而尽,水下肚,会有清凉的感觉。我发现我爱上了茅草,这爱里不只是对茅草的感谢,而是发自内心的敬佩。

乡村的土路两旁,草类繁多,然茅草居多。那茂盛的草软柔柔的,用手轻轻一荡,很是细腻。然而,茅草从不逆来顺受。她也有愤怒的时候。你需温柔地接近她,这样她才会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示给你。若弄疼了她,她就会用那锋利的叶棱深深地刺伤你。那血滴留在草叶上,红绿相映的凝血似在告诫你。茅草和玫瑰在这点似有相类之处。茅草并非无情之物,刺伤人类并非是在惩罚。茅草的叶子在轧碎后敷在割伤的口子上,一会儿就不会流血了。她似有宽容和广博的心胸!

其实,茅草赐予人类的另外一种美在于她的根。扒开土壤,茅草的根并不美丽,甚至是丑陋的。弯弯曲曲的颈向两端延伸,末了还有一个针一样锋利的尖儿。颈上附有一层灰白色的有点儿霉味的须毛和鳞叶。这是茅草保护自己的一种方法。也许茅草懂得凡事不能太外露,要懂得适度矜持的道理吧。用手剔除根表面的腐叶,你震惊了!雪白的如少女皮肤的茅草根儿有着耀眼的乳白,像小孩子生出的第一颗奶牙。那水嫩嫩的白上像是附了一层清露,水灵灵的。取一截,放入口中,一嚼。你屈服了。清凉的甘甜浸入你的心房,你用一颗真挚的感恩的心来感激茅草对你的赏赐。那甘甜,甜到了心眼儿里,只一次,便终身难忘了。

茅草青青,却是儿时的一种甜食。春风一吹,春雨一洒,茅草便活活泼泼的钻出地面。嫩黄色的芽在阳光下欢快的生长着。只几天,便绿油油的一片片的疏散在山埂上、山坡上。满眼便是这种美好的颜色。不过几天,茅草上便烟卷似的长出一个小尖点儿,慢慢地,里面鼓胀的饱满起来。小孩子们便齐刷刷的涌向田野。小心翼翼地拔下茅烟,扒开茅烟的皮,里面嫩嫩的穗显露在你的面前。剥下来,放在嘴里,一嚼,软软的。那乳汁一样的甘甜流进心眼里,遍及全身。伙伴们吃好了,便在田埂上撒起欢来,奔跑着,哼唱着:“吃茅烟,生套子,给老爷编帽子。”清脆而爽朗的笑声飘在风里,流动在空气中。

茅草青青 茅草青青
原文出自: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
茅草青青

再过几天,茅烟便长出了穗。风一吹,穗便齐齐地长出来,白茫茫一片,在风中起舞。有心的人们会用剪刀剪几大把,晾干,装在瓦罐里。若谁家的小孩流鼻血了,就熬点儿水喝,很快就会好。茅烟穗具有清凉解暑的功效。在收获季节,农人们习惯熬一壶茶水放在地头,渴了便喝上几口,既解渴又解乏。

茅草不起眼,但在农人们的眼中,作用可大了去啦。在农忙时,若来不及打稻草绳,就在地埂上拔下几大把茅草,拧成一股绳,就可以捆庄稼了。而且茅草绳不易沤烂掉,来年还可以再用。拔茅草时,是有方法的。父亲总是先挽一大把,在猛地一逮,就连根拔起。茅草不能够割伤父亲那布满老茧粗糙的大手,因为那上面布满了岁月的厚重。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想它是历来对茅草最好的评价了。深秋,茅草黄了,像垂死的病人在风中摇摆。农人们用镰刀将它们割下来,在太阳底下一晒就可以用作柴火烧饭了。入冬后,茅草孤单的立在冬日里。只农人们一把火,茅草便熊熊燃烧起来,中间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响,像是过年放的鞭炮。火一灭,满埂满坡的焦灰。在疏雨中,它们融入泥中,成了很好的肥料。就这样,茅草枯荣了一季,最后归寂于黄土。由尔不禁想到了人,从幼年、童年、青年、壮年、中年到老年,世世枯荣,代代轮回,循环往复。这就是宿命吧!只是这轮回没有终结,它的精神永不老去!

春日,冰雪渐融,风一吹,仍有些料峭。走在田埂上,不经意间发现不知是在什么时候,茅草已露出嫩黄色的芽。你不禁会惊叹于这顽强的生命,被雨雪寒冷侵袭的生命!偶尔,挖出一棵茅草,发现茅草是可以穿石的。它的根穿透了石头的心脏。他们又是团结的,根紧握在地下,簇拥着,如一家人般和谐。

也许与自然相比,我们都不过是一粒浮尘。然而,尽管如此,我们仍过活自己的生活,看人间风际变换,沧海桑田。听洗水涓涓,鸟鸣阵阵,享受自然赋予的美好。茅草青青,青青的茅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