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日记

永远有多远?是天涯海角的距离,还是生死离别的遥遥无期?

一代又一代的人在时间的每一次新生中流逝,一个又一个的灵魂再也找不到踪迹,宇宙又有什么可以诠释永远之意呢?

那么多痴情的人儿看着泪水中自己憔悴的身影,明白了爱情不是永远。即使风华绝代如张爱玲也无法得到自己笔下的倾城之恋。胡兰成只是一只美丽、潇洒的蝴蝶。他在那么多如花的女子身旁停留,让她们为他流泪,为他欢笑,甚至为他心碎,为他凋落,却不会在任何一朵花上停留。出身旺门,从小被礼教束缚却很叛逆的张爱玲就是被他那种玩世不恭与翩翩风度吸引了吧。那么多的分分合合,一次次的伤害,仍不能使她真正放手,但薄情的他却不要归宿,他潇洒地来去,任她柔肠百结。她站在阳台上,抚摸着迷蒙的晨雾,望着那盆白色的菊花,将白色流苏在指尖绕来绕去,清秋风寒,吹乱鬓发,冷了旗袍下那颗受伤的心。或许那一刻她终于明白自己苦苦追求的爱情原来只不过是一场雾,风来即散,又怎么会永远呢?她的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吸引他,却留不住他,最终孤独的化为尘,即使爱情是灵魂,也会在那一天失去载体。

西子已沉江,虞姬洒在乌江的血也不知随水流向了何方。梁山伯与祝英台的难分难舍,哀怨缠绵,如今也只剩首《梁祝》,而曲终人散,又会有几人永远感动于他们爱得凄美壮绝呢?“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即使是生死相随的爱情,也只剩下如今已无可找寻的青冢,连早已化入泥土空气的当事人也无法再触摸自己那曾经轰轰烈烈的爱情,即使旁人指出来聊以自慰,也与他们再无关联。终会被相爱双方遗忘的爱情又怎能冠以“永远”之名呢?

爱情的刻骨铭心不可称为永远,亲情的千古奇唱也不能成为永远。无论是伟大的母爱,还是无私的父爱到最后都只剩下几杯冰冷的骨灰和儿女们撕心裂肺的痛哭。父母的爱可以比我们的生命长,却无法比他们自己的生命更久。不论是对你的百般牵挂,还是万种不舍都只能化作他们紧闭的双眼旁那滴无奈的泪水。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

当时间最崇高、最被人称颂的情感都无法与岁月同在,那其他的诸如名利、财富、容貌又怎能成为永远的代名词呢?

既然所有的感动与满足,所有的欢乐与幸福都只能存在于“永远”的一角中,那么有时我们又为何要认定自己会永远失败下去,一败涂地;认定自己的梦想与追求永远可望而不可即,只是黄粱一梦已然醒,灶上新炊犹未熟;认定成功与机遇永远与我们擦肩而过呢?连美好都不会永远,这一切的不幸又岂会长久呢?

世间没有永远,恐怕连“永远”这个词有一天也要消失,曾经的痛苦与快乐都会成为过去,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浩瀚苍穹,云淡天清,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或许,我们应该多一份宠辱不惊,多一份淡泊宁静,多一分无喜亦无悲的情愫在心中,坦然承受一切不会“永远”的幸与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