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4-02-19 22:40:19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菩提

  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菩提。
  深秋的夜色甚是冷峻,不经意用心注视,天堑的缝隙漏出一缕微光,银白的,象刀剑一般,直抵心底。
  独喜这样的夜里。其时可以清醒着,恣意任性,欢喜或悲忧,无声地体会世间万物千面。秋风摇碎暗影,心却如晨曦拨开混沌,暗影深密的一隅,能感觉到一片叶于薄凉的秋露处徐徐飘落。
  若如世人所云: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那树上一片叶,树下便是一个人罢?每片叶轻舞飞扬的片断,正是它生命里的一段逸程。一个又一个片断,串连成生生世世,和整个世界。花飞叶落,一次次人生的演绎,诵读着每个生命不再重复的告白。
  世上没有二片完全相同的叶子。所以常常自卑之叶,尚有一丝欣慰,若是一片叶,即便不富有,不才情,不艳美,也有别于他人。那日在小区山间捡拾了一些特别的叶子,每一片叶都自然、朴素、安静而美好。这时,会想起小时候,那些细节,就象捡拾叶子的过程。
  芸芸众生,自然静物之美,无外树、木、花、草,无一不与叶相关。树无叶不成材,从最初的苗木,叶是先于破土的勇士,树木得于参天,树木得秀于林,都归于叶在阳光雨露中不分昼夜孜孜不倦的汲取积累。
  至今不曾亲见只生花不长叶的植物,有定是有的,许是凡我无慧眼可辨罢。花开无绿叶,孤红亦黯然,唯有绿叶无私才可映出红花的娇美。但,叶却可风景独好,你看绿萝,看富贵竹,罗汉松,都无需花的陪衬。而草也本是叶,芳草萋萋,每一片青葱都是叶默默用生命的颜色去涂沫的。。。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菩提来自: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菩提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叶一菩提
  叶是万物中的凡夫,它的世界何如尘世中我等俗子?每个人的内心都有自己的城,他的世界里或山清水秀或波澜壮阔,叶子的世界也如它的外形般,能宽厚如橡皮树叶,大度如青青圆荷,也能针锋相对凛然雪上松针。如小草甘于人下,亦如红叶俏然风头。
  梦见过自己是一朵如花般小巧的四叶草,自在无忧地生活在一片青葱的草地上,那是宝贝送了我一个木质的四叶草钥匙扣的夜里,我终完美,长出第四片叶瓣,带给所有人幸运。我也在自己意志薄弱时,下决心做一片沙漠中不畏强旱的仙人掌,或许冥冥中,我的世界有无数片叶的影子,我以为我是一片叶,似叶般坦如一颗心,似叶般婉若一柳刀,可以有棱又有角,可以光洁又温润。
  犹爱叶干枯朽腐之时的风骨。花占枝头却娇美不堪折,只须二指轻轻拈拿,便成了带汁的渣子。而叶,不效红颜泱泱成祸水,随风轻扬,经岁月洗礼风干了躯体,仍留下脉络,似是一副铮硬的筋骨,不死的灵魂。即便是死,亦是化作春泥更护花,即便是死,任世上千万,难敌万千叶故去时一场场残荷、落叶的盛美。
  "不知细叶谁裁出",叶曾是春的信使。当一缕阳光照在青春的发际,我们都曾张扬着天真的面容,转眼间日越马尾,被甩成了身后的长影,"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一叶而知秋,它又是品悟收获和成长的哲人。记得那天翻阅徐志摩的诗,相关内容就有提到徐的一生,及他所爱,一众始终有微词,然"子非鱼",或者志摩至死仍欣慰于能成为林旁的那片绿叶也未可知。也因为做了这一片叶,才成全了林,完美了林,同时完善了他的爱情,成就了他的才情。所谓,一叶一菩提,如果能如一片叶般执着洒脱,即便有遗憾,又何尝不是菩提一世独精彩?
  日升潮落,唳风的夜里安然温梦,昨日渐成追忆,今日的怀想却挂满枝头。人生之于此,早难觅最初的一片清绿,换作经历沧桑后的老坑墨玉色。古以贝叶刻录我们不曾相识的语言,揭昭宇宙洪荒的奥秘与不能言说的意义,而此时翻到不惑的经年,看看掌中这一片叶,脉络清晰。有些时候,不经意的走着,其实,每一次经历都悄然刻入身体,旧时光为我们戳上大大小小的印记,抚摸身上的某一颗痣,某一个小小的疤痕,或者一小块斑点,会想起那些或美好或不堪的经年。当我们的生命斑斑点点不再空白光洁时,我们,便如一片叶坠向大地,回归原始的荒无。
  今夜,一个人静静的思想,如菩提一叶,将此季刻上:秋霜一缕乱花容,夜无衷,月惶荒,石阶侧畔虬枝蔓,满地天真风,四处叶黄,眉间心上,谙是人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