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的六个月

  站在一个学子的立场,诉说着六个月的时光,在不知不觉的玩耍中,在不知不觉的时间里,两年的在校离离校已迫在眉睫,同学们一一的自愿,都与医院挂上了名,没多久!变时第三年,都各自分到了自愿表上的医院,虽说是第三年,却只有八个月的实习时间。
  和我在一个医院的有同班的、不同班的实习生。
  进了医院,分了科室,外科便是我进医院的娘亲,限定实习的时间是两个月,在校两年的理论课拿到这里几乎派不上用场。
  一天、两天、继续,转眼便是两星期过去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团队光临我们医院了,目标是体检,于是体检开始了,我成了一个检测视力的人,我不敢说我是医生,一天到晚指着对数视力表往上、往下、往左还是往右。这样的叫喊,是人的都会做的,不一定是医生。周而复始的这样,体检结束了,便是一个月三星期另六天的过去,再过一天的时间就又要转入别的科室了。
  体检结束的第二天早晨,大家都按时的到了娘家,准时的交班、查房,这一切结束了,一起的同学都不缺的坐在科室里,主任进科室里了,问说;大家做得怎么样?大家都回答说;还可以,考试结束的第一天,一个科室的时间已经过去,另一个新的科室又展现在我们面前,和我一起的有同班的一名男同学和不同班的三名女同学,然而去报到的时候却没有看见和我一组的哪一名女同学,过了几天才知道,她被上级叫去整理体检的资料,至于是什么东西?无从知道了。
  来自:www.zuowenzhang.COM
  在这个科室不同于娘亲家的是;这里的老师全是女老师,而娘亲家则全是男老师。
  在这里实行的是一师一生制,带我的老师姓王,是这个科室的副主任,老师们上班我们上班,老师们下班我们下班,但是老师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哪是不可能的,毕竟我们没那个能力,这不是只靠说大话就可以的,而是要有真凭实力,不然是要出人命的。
  在这里,我看不到所谓的‘白衣天使’,而我看到的却是一群穿着白大衣的人,都说有的时候眼睛会欺骗自己,还真的是,若你看到穿白大衣的人就叫他白衣天使,哪是对神圣职业的侮辱,一切证据都在我的耳朵里;你看!这是进入我耳朵的语言;他家妈的,昨天老子打麻将运气一点也不好,输了几百元,一早上都在谈论这档子事在这里,我感觉不到温暖、感觉不到热情,感觉不到中国人应有的一切,于是转眼便是四个月的过去,第五个月的来临迎来了新的科室时间还是两个月,带我的是一位和蔼的、善良的、热情的、严肃的老师,大家都叫她陈老师。
  她真诚的教授,只是自己不去学罢了,在这里;病房里注满了年老的病人,有白衣天使们热情的关爱,精湛的技术和肯定的治疗,一位又一位的病人踏上了光明,恢复了健康之身。
  在这里,他们的语言是多么的善美时光仿佛瞬间夺去了在这里实习的两个月,眼看马上就要离开了,真诚祝他们事业有成,飞黄腾达,他们是国家的自豪,生意医院的骄傲,是我的敬仰。无论现在或时以后,我都将为我曾是这一科室的医院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无比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