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6-10-28 09:17:24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起来独自绕阶行。人悄悄,帘外月胧明。

白首为功名。旧山松竹老,阻归程。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岳飞.小重山

一直把这首词搁置在心底,迟迟没有翻起,是因为还没有找到恰当的时机,合适的心境,就像墙上那支闲置许久的紫竹箫,只有伤口再次裂开的时候,才会重新拾起。岁月还未将那些流经千年的兴废事完全尘封,它包裹得再严实,还是被风吹散,被那些勇敢无私的灵魂探得真相,入了渔樵闲话。而我因为读了这首《小重山》从此独弹古调,只留下清瘦的背影。

昔日,曾为岳飞不值,他本可以不管君臣之道,为了天下苍生,听人劝解,自己称帝,还天下百姓一份太平,哪知,忠孝之仪,岂是我三言两语就可以篡改?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他的壮志凌云,不是我能懂得;他逐鹿中原,收复失地的理想,也不是仅凭我清浅的文字就可以帮他了却夙愿。读这首词,是因为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一份无人可解的孤独与寂寥。知音少,弦断有谁听?高处不胜寒的薄凉,他比任何人都体味深刻。

他被寒蛩惊醒,他梦见他回到了曾经的故国,山河破碎,楼阁残损,往日的硝烟还未完全散去,凉风袭卷,让他更加记忆犹新。岁月从来无意和你我争什么,它只是看着一切发生,不加阻止,结束时,他依旧如初,心无波澜,而你我早已心绪波动,泪流满面。岳飞也想做一个旷达的老者,淡看兴衰;也想像陶渊明一样,放马南山,饮酒赋诗。可他是武将,他走了,谁来驱除鞑虏,谁又替他保护家园,完成他收复山河的理想。他独自绕着台阶行走,寂静无语,月色朦胧微明,就好像这将幕未幕的宋王朝,早已到了无可挽回的时候。

读他的《满江红》,我惊叹他的壮志豪情。潇潇风雨,怒发冲冠,他仰天长啸,石破天惊,如那轮照彻天地的红日,在历史的天空里,令山河无语,风云变色。今生,誓要做到柔情似水,利万物而不争,所以我只是感叹,并未过多的倾注深情,为之停留。我更喜欢他的《小重山》,在那无人懂得的琴音里,我们可以做一场短暂的知己,曲终时,各自离去,互不打扰。高山流水,伯牙绝弦。倘若今生寻不到那个知我心事的人,我亦不会弃笔丢墨,不再在文字里行走,我还要为山水画眉,为草木挽发。

岳飞(1103—1142年),字鹏举,南宋杰出的军事家、战略家,民族英雄,抗金名将。他精通韬略,也精于骑射,并长于诗词、书法。他有着一颗铁血丹心,其精忠报国的高尚品格,让他在历史风云里站得一席之地,被后人歌颂。《灵溪词说》论岳飞词的绝句中说:“将军佳作世争传,三十功名路八千。一种壮怀能蕴藉,诸君细读《小重山》。” 可见这两首词的心境大不相同,有时候,越是坚强的人,往往越是会疼痛,因为清醒已换不来旧日壮美强盛的山河。

夜深人静时,一首《东篱秋色》,循环往复。揭开往日的伤疤,想看看转身前的那个我,对红尘的迷恋有多深,对那场茶蘼的花事,是否还心怀思念?今夜的我已没有了往日的素水禅心,如同窗外枯黄的落叶,曾经的绿意已随秋色远离。我不忧伤,我只是落泪,无言的泪和久久觅不到知音的相思如雨。那个与我许下誓言,要依靠我一生的女子去了哪里?那个能听懂我琴音的人在何方?月光啊,你可知我已时日无多,不能再一生等待。远方的你,是否能听见我的呼唤,天亮后我便无力再呐喊。你我隔了几重水几重山,竟让我在佛前苦苦等待了千年。我将去往遥远的天边,在雪花盛开、白鹤云集的青海湖畔修禅,一曲梵音,远上白云间。凭栏,凭栏.......

共2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