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5-04-18 16:56:18

雪夜中的父亲

  那一年,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父亲加入了搬运工的行列。拉起借钱买来的一辆旧板车子,就踏上了去宿州拉煤的路。

  那时候,板车底盘是小轴头的,走不多远就会死档。遇到这种情况,父亲就用木棍把车身顶起来,给车轮调个方向,车轮才能继续转动。父亲拉着这样的旧板车,从我们居住的吕望集出发,越过县城,跟着板车队步行近二百里路,到宿州市境内的芦岭煤矿装上满满一车煤,再一步一挣地返回家乡。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蒙城到宿州的路还都是砂礓路,十分难走。队友们都是或父子、或夫妻地两个人一辆车子,其中一人架车,一人帮衬。单身的队友则有一头毛驴帮着拉套。因为我们姐弟尚小,母亲要在家里照看我们,父亲便只能一个人在路上挣命。累了的时候,父亲就把板车停在路边,拿出那口破旧的铝锅,舀起护路沟的水,从路边找些野柴,把母亲为他准备的红薯面馍熘一下,就是一顿饭。母亲在家里早早忙完了该忙的活计,估摸着算好父亲到家的时间后,把尚不会走路的我拴在院里的那棵大椿树上,自己顺着乡间公路一路走去,为父亲接车子。约摸走出一二十里之后,迎到疲惫不堪的父亲,帮父亲带一把车子,使父亲那勒红的肩膀得稍微轻松一点儿。

  从秋到冬,父亲闭着眼睛也能把蒙城到宿州的公路摸上个来回。快过年了,城里的煤紧俏起来。为了多赶一趟,父亲不再把煤拉到我们住的集镇上,干脆把煤直接拉到县城的煤栈公司便宜些卖掉,再掉回头赶第二趟。

  腊月二十八的下午,父亲跟搬运公司结了帐之后,口袋里已经有了很可观的一叠人民币了。他紧紧地攥着那厚厚的一叠,心想,一家老小能过一个肥年了。

  父亲去了县城的食品站。他心里在想,要割上一大块肉,还要买上几挂鞭炮,买上一副红红的春联。让一家老小痛痛快快地过一个好年。
雪夜中的父亲
  等着割肉的很多,好容易排到父亲。父亲指着早就看准的那片猪肉说,“给我那个腰窝,来五斤!”

  营业员给他麻利地割好了五斤猪肉。父亲一手接肉,一手掏钱。猛然,父亲面笑意盈盈的脸一下变得苍白:他的衣服不知何时被人划开了一道口子,口袋里已经变得空空如也了。

  后来的一段时间,在父亲的记忆里已经成为了空白。等到他清醒过来之后,食品站已经关门了,身边只剩下一个跟他一同卖苦力的同伴。面对着同伴的安慰,父亲苍白的脸色忽然变得坚决起来,对同伴说,看来还得求助你了。麻烦你回家跟小霞妈说一声,让她托人给我送些馍,我要再拉一趟。

  同伴吃惊了,说:“都腊月二十八了,煤矿都放假了,你还拉谁的煤去?你看这天又阴得这么厉害,万一路上再落雪了,你一个人咋办啊?”

雪夜中的父亲
原文出自: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
  父亲淡淡地笑了一下,说,“我不能让他们娘几个过年连个称盐的钱都没有。我一定要再拉一趟!”

  带着母亲托人连夜送进城里的红薯面馍,怀揣着从同伴那里借来的本钱,顶着刀子一样的东北风,父亲义无反顾地一个人踏上了蒙城到宿州的公路。那一夜,父亲走得特别快,他没有感觉到饥饿,没有感觉到疲劳,没有感觉到黑夜给他带来的不便……当煤矿的大门打开的时候,父亲已经倒在煤矿门口睡着了。

  好在父亲与煤矿上的人已经熟悉,尽管已经放假,人家还是破例卖给父亲一车煤。然后,父亲拉着装满原煤的车子,一步一个脚印地往回赶。回来的时候,父亲的脚步明显地慢了许多。桑土桥、西寺坡、桃园、小杨家、沙坝、南坪……父亲给自己设定了一个又一个的目标,再一个目标一个目标地往前移。也算托老天爷的福气,父亲来时顶头的东北风这时候并没有散去,车子顺风走起来轻了许多。但是,千把斤重的车子依然让父亲的背弯成了一张满弦的弓。等到了蒙城地界的时候,尽管阴冷的苍天看不到日头,父亲根据路边人家吃午饭的时间计算,也已经是下午两三点钟了。

  父亲停下了车子,从车把上挂着的布兜里取出了母亲给他准备的干粮,支起了锅灶。等他掏出火柴要点火的时候,却发现火柴已经被汗水浸透,根本划不着了。父亲苦笑着摇了摇头,把火柴装好,掰开那冻成了冰渣的红薯面饼子,就着从护路沟里舀来的凉水,慢慢地咀嚼着,回忆着自己丢钱的过程,同时为自己的粗心大意而自责。他想,以后永远也不能出现这样的事情了。

雪夜中的父亲   到了梁土山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这时候,灰暗的天空中飘起了细细的雪花。父亲慌了,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他害怕我母亲在家里等急了,也不知道母亲会不会出来接车,万一出来会接到哪里。他只能祈祷苍天给穷人留一条活路,让归途变得顺畅一些,让家人少担心一些……

  在飞舞的雪花陪伴下,父亲越过了涡河大闸,走进了蒙城县城。这时候,城里灯火点点,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候,他的煤在城里已经无法卖掉了。父亲心一横,拉着满满一车煤,走过一中,走过供电局,走上了蒙三公路。他要把这车煤拉回家里,让一家人守着一车煤过一个好年。虽然没有钱了,但是他有煤,他有一车能发热发光的煤!有了热和光,一家人就有了温暖!

  靠信念支持,父亲在蒙城县城通往吕望集的砂礓路上一步一个雪痕地奔走着。一里葛、二里张、五里关堂、七里许、十二里戴……雪越下越大,地面已经开始湿滑。父亲的步履也越来越慢,逐渐蹒跚起来。他觉得自己快要垮下去了,一点儿也不敢停步,只要步伐一停下来,他就会倒下去,躺在这洁白的雪地上,再也不愿意起来……

  就在父亲快要倒下的时候,他的前面出现了——远远地出现了一个雪人。隔着老远,两个人的热泪就流到一起,把天地间的飞雪都融化了。

  那是我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