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5-04-18 16:56:32

姥姥:别人家的奶奶

  小的时候,因为种种的原因,我爸爸对我姥姥有一种执着的偏见。有时候那偏见我也看不惯,但瞅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我只好将不满埋在心底,偶尔叨咕几声以示抗议。但久了,和姥姥也就没那么亲了。

  初中吧,和表姐表弟在一个学校里混日子。有一天下大雨了,我爸我妈没一个给我送伞的,他们一贯信奉孩子不能被溺爱,你要学会自己生存,最好感冒了也能自愈。我奶奶那是更不可能来给我送伞的,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出来。她活的挺久了,该喜欢的人就喜欢了,活的很恣意,毕竟也是老太君级别了,哪能随便一个小辈就得她青眼,更别提我爸一向叛逆,入不了她那二十四孝的法眼。其实雨一直这么下,我也是没意见的。淋就淋吧,反正我也不娇娇。

  但是呢,偏偏我看见了我姥姥。

  以前,人家说姥姥肯定疼自己孙子孙女甚于我,我都会顶上几句,说我姥姥可疼我了,然后换来大人们意味不明的笑。

  她站在那,拿着伞,挺着急的,也许就是因为着急,所以没有看见我。
姥姥:别人家的奶奶
  我看见了,看见她把伞塞给匆匆跑来的表姐、表弟。

  然后我就像被人遗弃的小狗,落落的走开了。

  明天,我继续上学,太阳继续升起,心里也有了疤,是我姥姥的,是别人家奶奶的。

  大学了,离家了;研究生了,离家了;工作了,回家了。

姥姥:别人家的奶奶   长到奔三十了,也没有学会人情世故,但生活中的点滴磕碰让我记住了尴尬、疼痛、无奈、心酸。我知道靠儿子养活的姥姥不管怎样,都应该对表姐表弟更好。但知道归知道啊。

  我从来不在姥姥家过夜,也不想去找她聊天,日复一日,姥姥也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但她心里一直有我吧,每年她都会叨叨着给我做臭豆腐,只因为我高中的时候说过她做的挺好吃。

  我的生活有爸妈,有朋友,有同事,很平稳的转着,没有留下缝隙来温暖我的姥姥。

  一天,我妈说你姥姥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我嗯了声表示知道,然后我妈也没当回事,继续忙自己的去了。晚上,一个电话打来,我妈告诉我说,你姥姥得了癌症了。我有一瞬间的迷茫,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感觉到了亲近的一个人即将离去的恐慌。我嗯了声表示知道。

姥姥:别人家的奶奶   后来就是例行的检查,然后迎来了最糟的结果:晚期,已扩散。

  我突然想到了我冰箱里的韭菜花,我姥姥给做的。

  我和我妈开始给我姥姥买各种好吃的,便于她生活的各种小东西,我们知道有些东西要走了,我们无力阻止。

  过年,和妈妈一起去了姥姥家,然后给她拉拉呱。她的脸颊消瘦,眼底青黑一片,还在想着给我们做点好吃的,那一瞬间,我心底流满了泪水。

  作者 / 秦仲妮
上一篇:父爱匆匆 下一篇:守着父母过春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