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青春下了一场赌注

  写在前面的话:如果你此时业务繁忙,你好这篇文章不用看了,看懂需要花时间;如果你没有足够的耐心,那么不用继续下去了,它比较冗长;如果你想获得人生之宝,或许也不用看了,此文仅为小女子兴来之笔。

  此三点仅作提醒,别无他意。

  如果我的20岁足够的勇敢,我便不会去设想30岁的遥远。

  ——序

  设想的曾经与未来,不变的依旧不变

  我期待的雨,还没有在白天下下来。其实应该说不上期待,也并不喜欢在这样的氛围里雨中漫步,玩一下孤独的浪漫,却只是记忆里的一种习惯和既往认定已久的规律。也许我们都会这样去设想。于是有人起了个大早出门踏青烧烤,也不忘提醒自己:带上一把伞吧,就算这次老天意外的闹干旱,也可以拿来遮挡太阳。我不怀疑科学的精准,但自然和生活里,并不是所有的存在都会按照预测的目标完美地运行。就像天气,上午听着广播里吞吐着柔和的声音,可以想象播音员正在用她天使般的笑容鼓动着你,风和日丽,该出门走走;下午可能便是低频的次声波送来的风驰电掣。意外的转换让你质疑,是电视台那帮舆论操纵者太过狡黠,还是新时代的科学探测器不够靠谱。而当你明白,生活如戏,生活不一定如戏的道理时,也许方可释怀。

  不知道是谁首先勇敢地提出“时间是一把杀猪刀”这句话的,它流传着,成为人人口中的至理名言。可悲的是,以前我不相信这句话,现在我还是不相信这句话。我的以前,大致可以回归到六年以前,而这种自我的坚信,不知是否会延续到六年之后,或是更久。那时,我生活与感情上的大体境况,是已然与现在迥异的。有很长一段时期,当越来越多的人在我面前,用一种斩钉截铁的口吻告诉我:你的想法很美好,只是很幼稚,没有经历过现实的打磨,你是不会明白现在你确信和坚守的一些东西,在以后都会慢慢离你而去的。我就很好奇:与我对话的你,究竟是走过了多少崎岖的人生路,看破了多少红尘俗世,历经了多少比玄奘西天取经的路途所遭遇的更诡异和骨干的现实,会让尚值年轻的你,累积如此深刻的叹息与绝望?毕竟在我看来,我的20年过得一点也不顺利,但仍然能够在趟过的那条污水沟里,爬起来,继续前行,而比我情况稍稍乐观的你,又为什么不能够在适合的年龄,拥有一些适合的梦与坚守呢?

  六年前,我相信总有一种付出,不求回报,不求得到,更无所谓日后索取,六年后的现在,我依旧相信;六年前,我相信总有一种感情,无关性别,无关贫贱,更无关于人情冷暖,六年后的现在,我依旧相信;六年前,我相信总有一种缘分,不会迟到,不会早来,也不会茫茫人海彼此擦肩错过,六年后的现在,我依旧相信。
  来自:zuowenzhang.com

  我不懂相对论,但我相信时间与空间的概念是相对的。你认为时间正在弃你而去,滚滚向前,它便在你的格言里留下一道道车轮的印记,犹如伤痕;你认为时间是静止的,那么它能改变的,只是你青春里年轻的容貌,但剥夺不了你心里晶莹持久的梦。

  你面含笑意打马而过,我已用镜头将记忆精心捕捉前不久听朋友讲起一个“故事”,她讲的时候眉尖飞舞而言语稍稍苦楚,对故事中主人翁倾慕敬仰与无奈叹息之情溢于言表。我细细听来,则知这动人的故事,在我这里也不过是故事。换一种说法,我觉得它更趋于真实,而非创作者完全凭空塑造。因为在听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猜想出了它的结局与作者精心隐藏在故事前的铺垫。——其实书中编织的那个故事,与真实的我的故事,是何等接近!也许,我们眼中所看到的现实的生活,曾经隐藏了多少看不见的那些足以打动别人,也打动自己的故事。

  不知道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自己的记忆大不如从前。记得高中的早自习上,我捧着一本厚厚的《高中文言文全集》坐在人群中一篇一篇地读着,边读就可以轻松地将精妙的词句记上一个大概,有时看到与我关系要好的班上的学习尖子在我前面背诵,我就躲在角落,更加卖力与投入,心里暗自较劲,我一定要超过他,我相信我在语言记忆方面的天赋。可是,这种在我看来值得在以后拿出来炫耀一把的事情,如今却让我有些不知所措。记忆力的非正常倒退,使我经常在跟朋友聊天时,说了前半句,便记不清自己后半句准备表达什么。于是,我想尽着一切的办法来弥补记忆的空缺,或许目前而言最好的方式只有文字,我用文字记录着身边的点滴,记录着脑袋里突然冒出来的奇思妙想,记录着走在路上听着音乐看着春暖花开时的感概,记录着某个人对我的好,记录着他在不经意间许下的承诺,也记录着我一个人的自娱自乐、自我沉醉。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依旧遗漏下了许多,为此,我也常常懊恼,我只能尽力。

  想留在记忆里的,不过是希望能留在真实的生活里。被我遗忘的画面有那么多,被我深深刻在记忆里的瞬间也有那么多。或许我不能记住那一夜的全貌,但我不会忘了听你诉说时的心情。我不会忘了毕业那年你我的约定,三年之后我们要以新的面貌重新相遇,而如今期限已过,约定也早已成为冰雪封冻下的传说;我不会忘了初次相识的你,对于新环境的恐惧而对我掏心掏肺,还坚定地说,如果我换了新的校区,你会时常过去看我,而如今,即使我没有搬走,偶尔见面,却也只剩下客气的寒暄和转身而过;我不会忘了你我坐在无人的台阶上,望着武汉难得一遇的璀璨星空,对我说你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我,我不去问为什么,但是后来,直到现在,我不知道内心深处的感觉是受伤还是幸福。我宁愿相信是无声的幸福吧。

  太多的过往,太多的停伫与离开,太多的承诺与失落。到最后,我也许什么都忘了,但不会忘记那些唯一的片段和专属于那个时刻的心情。

  作者:繁华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