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5-04-18 17:26:44

从农村的婚姻“彩礼”看农村社会

  最近,频频看到关于农村婚姻矛盾的报道,焦点就是彩礼。笔者从最初对男主角的义愤,渐渐冷静下来。没有生活在农村,也许不了解农村人苦衷。于是前两天特意找了个远离都市的深山沟,一是为了去散散心,二是踏察一下真实的农村婚姻。然而情况虽不能说出乎意料,可也着实令笔者内心陡起波澜。

  为了能得到较具普遍性的农村婚姻矛盾翔实资料,笔者又通过网络找了几个其他地区家在农村或者曾经生活在农村的网友。反馈的结果是,农村结婚彩礼这些年是巨增。除了贪婪的本性以外,相当一部分还是生活所迫。我国农村落实计划生育政策的力度堪居农村落实政策之首。针对现行农村生产结构,计划生育已经导致农村劳动力结构严重失衡。人口政策至少在农村已经出现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现象。

  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大多数地方一直还在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土地由一家一户耕种。了解农业的人都知道,农业生产是一个重体力劳动。虽然有农闲时间,可是农忙时,三五口人之家实在是难以应付繁重的耕耘稼穑。况且,时至今日长期以来的农产品价位走低价格倒挂仍非常普遍。我国人均耕地已经很难维持农民日常生活。有的读者说现在农村生活好了,比城里人生活条件都优越。可是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农村!目前突现的部分农民生活条件的改善,不是农村产业结构优化,生产力提高所致。而“新圈地运动”带来的假象。

  即便农民因为土地被占得到巨额补偿,可是在持续通胀的今天,那点钱也是维持不了多久的。何况,许多地方势力相互勾结,极力压低丧失土地的农民的补偿标准。失去土地的农民,大部分在未来数年内,将成为城市失业贫困人口。以我们现行不健全的保障体制,这是一个难以承受的社会负担。
从农村的婚姻“彩礼”看农村社会
  农村政策的调整,的确使农民生活有所改善。可是这种改善,正在迅速地被通胀与日益加重的负担所抵消。地方上向农民转嫁行政负担现象有增无减,许多乡级行政单位附加机构人员是正常编制的数倍甚至十数倍,这些不被计算在内的负担从来就没有减轻过。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此类变化反映在农民生活中,就是农民价值观的扭曲。

  一般农村家庭,一对夫妇两个老人一个孩子,地里的活全家上阵也不轻松。事实上,至少家里还得留一个人做后勤(做饭),孩子上学,能干农活最多也就三个人,倘若再有个身体弱的,劳动力缺口比较大。土地少的地方,农业收入无法支撑生活支出,家里的棒劳力便多出外打工补贴家用,数以亿计的农民工就是这样产生的。农村劳动力结构失衡是农民工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

  现在许多农民家庭,由于农产品价格长期走低,劳动力又不足,便把自家土地承包给别人。尽管国家对于土地流转有严格的政策,可事实上新的农村“地主”已经出现。类似这种实际上丧失土地的农民正在融入农民工群体,融入城市。可他们在城市里缺乏必要竞争实力,只能从事收入最低最繁重的职业。家有女孩子的,姑娘一出嫁,家里就少了一个劳动力,少了一份收入。到了孩子出嫁的年龄,父母与祖父母大多已经年迈,能够支撑农业生产的日子已经不多,于是便大张海口,向未来的女婿家要彩礼。

从农村的婚姻“彩礼”看农村社会
原文出自: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
  从土地上勒出几万元已经很难了,可现在这个数目在农村已经很难娶到媳妇。许多地方的彩礼都已经上升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即便如此,对嫁出女儿的家庭即将丧失劳动力的长辈的养老也是微不足道的。加之农村习俗,女儿出嫁后,不似城里人可以继续给父母经济上的孝敬,女儿想定期给父母生活费,是普遍不被接受的。男方操办婚礼、盖房(大多数农村女方是不出操办婚礼钱的)也是笔不小的费用,儿子结个婚,负债累累已不是个别现象。现在的年轻人,即便在农村也多是在父母的娇惯下长大的,彼此都很难包容对方,生活中丁点摩擦都会让矛盾激化。

  男方觉得,我把你娶(买)了来,你就得听我的。夫妻之情从一开始就成了交易。而女方又半点委屈不想受,认为自己从小爹妈都没有这么对待我,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我。殊不知,在爹妈眼里你是具有人格的亲骨肉,而在夫家人眼里你只是一个用全家血汗买回来的叫“媳妇”的东西,不听使唤怎么能接受。夫妻矛盾不可调和,走到离婚这一步,就出现了财产纷争。

  前一阵卫视报道,一对农村小夫妇,结婚时男方就借高利贷(这种现象农村很普遍,叫抬款)替女方还了八万元的债务。可是刚结婚,女方就以种种借口拒绝与丈夫同房。最初,看报道说女方因为身体不舒服,与新婚丈夫分居,被掀了被子,笔者觉得这个农民(男方)太粗鄙,不但不懂得怜香惜玉,甚至有些没有人性。可是看了下面的报道,尽管主持人仍然倾向谴责男方,笔者的厌恶之情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反到觉得没有人性的不只是那个男农民还有那个女农民。只是体现方式不同而已。

从农村的婚姻“彩礼”看农村社会   后来,发现女方已经怀孕。双方约定,只要女方为男方生个孩子,就不用还当初替女方家还的那八万元的债了。结果,据女方说因为健康原因,在男方与其家人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到医院把孩子做掉了。女方的单方毁约,将矛盾升级,媒体介入。以城里人的眼光,不就是八万块钱么,男方还是不是男人!笔者最初也曾有过这种念头。可是此番到乡下,却彻底打消了此念。

  与乡下朋友谈及此事,朋友母亲说,你们城里人不知道乡下人的苦。说我们生活水平提高,那也是因为以前生活水平太低。在我们乡下,这样的家庭,娶一个媳妇,光还高利贷就得还很多年。也许,那个男的再也娶不上媳妇了。没有钱,谁眼他。人家要个孩子,也不算过分。我们农村人,都希望自己有个后。人家倾家荡产,难道还闹个绝后不成。再说我们乡下,有一些女人就是靠这种方式挣钱。嫁过去就开作,作得夫家受不了,离了后再嫁一家,再挣一份钱的也不是没有。笔者听了,觉得不可思议,自言自语地说怎么会这种事。朋友的母亲说,你讲的那个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可是我们农村的确有这种事。

  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虽然农村现在早已不至于饿死人了,可是在天壤之别的贫富差别下,诱惑让仅仅生活在饿不死,冻不着的基本生活层次上的农民,已经很难安贫乐贱了。曾经质朴的中国农民,如今也已经开始笑贫不笑娼了。许多农民对于村里女儿到城里作皮肉生意的人家不再是蔑视,反而对其生活的改善羡慕不已。

  今天的一切都是千千万万农民的生命换来,可奋斗的结果是什么?我们不能无视农村社会的进步,可是我们的农村仍然是当今发展最慢的地区,农民仍是弱势群体。出了交通事故,想得到同城里人同价的赔偿还是个未知数。按农民户口所在地的收入标准赔偿这种特色,就意为着农民不许离开土地,受苦受穷你都得忍着,你们就这个身价。想让自己的命与城里人同价,还是一个需要长期努力的事。即便在城镇化进程中,农民进了城,此出身也很难在几代人内拥有与城里人平等的保障待遇。到是有一点,与城市贫民的平等贫穷到是比较容易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