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4-01-02 10:46:36

蛇魂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有鬼,我信。
  我相信人真的有三魂七魄。在生的每一刻,直到死亡的瞬间,魂魄都在这个肉体里,束缚着。并左右人的一些语言和行动,所以生活中,才会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发生。并且我坚信——直到死亡的那刻降临,这些魂魄就会飘逸出来,成为——鬼!而下面这个故事,就是我的亲身经历。这种魂魄的召唤。
  我生在河北一个普通的农村。说是普通,其实可以完全用贫穷来形容。我的祖祖辈辈都是靠着耕田,来延续这普通的血脉。
  故事就发生在我奶奶身上,当时我正在读高中。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农村里已经有些人家开始出现电视了。我爷爷家就有一台。只是那时候完全没有现在无线这么方便。农村的电视,都有一个天线放到外面。或者楼顶,或者固定在一根高高的木杆或者铁杆之上。这种杆子,叫天线杆。记得有的时候电视收不到节目了,还要来回的找方向转动一下这种或圆或方或者其他各种奇形怪状的天线。爷爷家,就是用一根长长的铁杆把天线高高挂在屋子外面。悲剧就是从这里产生了。
  有一天刮大风,奶奶出去收晒在外面的白菜干。结果天线杆倒了,就倒在奶奶身边。幸运的是天线杆没有砸到老人,不幸的是天线杆上有个钩子,正好钩在老人头上。奶奶被拽倒在地,头皮被掀起一半,还好老爹兄弟几个都在家,赶紧摩托车送到医院。当时用来护头的枕头,都被血浸满凝住,变得如一段木头一样硬。幸运的是兄弟几个轮流输血,奶奶命保住了。不幸的是,她瘫痪了。
  我读高中,是寄宿,有些远,一学期回家一次。放假回来,奶奶早已出院。因为是老爹兄弟几个轮流照顾,我回来的正好,轮到我们家。于是我光荣的上岗了。那天我在旁边看小说,记得读的是耿村故事,比砖头还厚的一本。里面的内容,全是讲的鬼狐精怪。
  正当我看得上瘾之时,就听奶奶叫我:“云——,云——,你看看我背上有什么?”当时我正读到惊心动魄之处,正想着赵匡胤他爹,就是那个王八精的儿子,该如何如何扬眉吐气……听到奶奶唤我,自然极不乐意。不过老爹就在外面,奶奶又瘫痪。是全身瘫痪的那种,只有眼睛能转,手抬起来都很艰难。我只好放下书,上前去把奶奶翻了过来。想着她可能是躺着烦了,侧着身,也许更好受些。当时农村的是炕,就是地上到了冬天可以烧柴那种。当时暑假,天气虽然炎热,但奶奶身上还是搭了个小褥子。所以我是连着褥子一起翻的。刚想赶紧着去看书,就听奶奶的声音又响起来:“你仔细看看,背上是不是有什么?”我就有点不耐烦。很不情愿地把奶奶身上的褥子掀到一边,然后把她穿的北方人称之为“小搭搭”的衣服撩了起来,露出后背。然后——我定睛一眼,大叫一声,魂飞魄散!跑了出去。
  我从小胆子不是很大,但也绝对不小,要论起最怕的东西,莫过于——蛇!
  而我当时之所以魂飞魄散地冲了出去,就是因为在奶奶后背上,就盘着一条——大蛇!这一幕实在是印象深刻。直到我打这些字时,都感觉背上凉飕飕的。
  当时我怪叫着跑出去。老爹正好在外面浇院里种的菜,手拄着铁楸。看我这个样子,劈头就问:“你乱叫啥!不知道你奶奶在睡觉么?”“长虫!有长虫!”我满脸慌张。
  蛇,在我们老家就叫“长虫”。
  老爹吼了一声:“哪里?”
  “奶奶背上!就在奶奶背上!”
  老爹正好要改水道,闻言一巴掌就扇了过来。
  “你草鸡啊!长虫有什么怕的!去搞死它!”(草鸡,土话,就是懦弱无比的意思。)
  我擦。打小儿我就特别怕老爹,被打的狠了。可能是他当兵太长时间,期间又由于姑妈嫁给地主属于“带帽儿”,结果营长没升成还降成了班长,搞的他脾气很大。这种情况一直到我结婚生子,才好了很多。
  这也让我高考时对军校一类完全不感冒了。打死都不报军校!不当兵!所以当时老爹一发飙,我简单的头脑一对比。发现跟蛇比起来,还是老爹更可怕些!所以我一发狠,转身就冲了回去。
  看到我,奶奶仍是很平静地问我:“云,后背上是不是真的有东西?有点凉。”
  我晕!何止是有东西啊!是长虫啊!
  不过这话是不能说的。吓坏了老人家,我可负责不起。然后我就右手飞快地从旁边拿了一个枕巾,叮嘱道:“奶奶,等下有事你千万不要怕!”其实是我自己怕的要死。说完我转过来,左手猛地在奶奶后背上一掀。就见那条蛇似乎刚睡醒一样,头似乎稍微抬了一下,眼睛仿佛还迷糊着。我楞在当场,直到蛇信子吐了一下,我才猛地惊醒过来,后背上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我什么都不管了,一下子就把枕巾扣了上去,右手猛地攥紧,心中一阵哆嗦,甚至那种软滑的感觉都能传到灵魂里。大吼一声,我狂叫着向外面再次冲去。到了屋外,紧攥着的右手猛地向地上摔去。甚至手好多次砸到地上,都浑然不觉。
  老爹问我:“发什么疯?”
  我第一次丝毫不理会他,只是一个劲儿的摔。因为据说蛇是吃灵魂的!耿村故事上都是这样讲的!
  老爸可能觉得我很少跟他倔。水道改好了,拿着铁楸就走了过来。
  “你傻啦?”
  我一下子把手中的枕巾远远甩了出去,吼道:“你不是说要弄死吗?我不是草鸡!我把那长虫弄死了!”
  老爹好笑地看着我。
  我却没理他,只是盯着那个不远处的枕巾。我去!没想到那条蛇竟然还没死,迷迷糊糊探出个头来,缓缓游动起来。
  老爹一看,开心了。他最不怕的最爱玩的就是这类玩意儿。我曾经好多次看到他逮到蛇啊、刺猬啊什么的,不杀死,专门找些废弃的机油一类的,把它们活活烧死。所以他一看真的是蛇,就一铁楸拍了过去。注意,是——拍。然后把铁楸扔给我:“去!弄死它!”
  我脑子里就“草鸡”两个字,拿过来飞奔两步,一阵乱铲!直到旁边的枕巾都被铲的不成样子的时候,才远远地跳开来。
  老爹哈哈大笑,只是我却瘫软在一边。
  这件事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阴影,总觉得那条蛇刚睡醒的样子,不像是蛇。倒好像,有了人性一般!难道是蛇精?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进屋我帮奶奶重新盖好小褥子,跟奶奶说起刚才的事,奶奶只是艰难地笑了一下。仿佛,一下子变得好累一样。从那时起,奶奶变得愈加沉默起来,有时候连对爷爷,都爱搭理不搭理的。
  七年后,奶奶去世了。临去世的时候,又正好是我休年假。(是每年一次的年假,不是过年那种,我选择了暑假时期休,怀念一下自己的学生生涯。)当时我在外企做技术,属于不良分析。就是分析流水线上的NG率,保证低于千分之五即可,工作有时候超级无聊。所以这个14天长的年假,我还是决定回老家看看。结果你看,巧就巧在这里。
蛇魂   从广东回到河北老家,我行礼还没放下,就见娘从外面跑了回来。“云!你正好回来。快去快去!你奶奶不行了!”
  不是吧。回来之前还跟你们通过电话呢!不是说奶奶最近几天胃口特别好,精神也特别好,老是念叨邻居家以前偷过她的什么东西,还说要吃什么“苦累”,怎么我一回来就不行了呢?(注:苦累,是一种饭团一样的东西。 顾名思义,就是又苦又累,老家特别穷的时候,拿野菜树根一类做的。真的很难吃!比榆钱、地瓜叶饼子差多了!)
  不是说奶奶老是念叨我该回来了么?
  娘只是催我,我背包一放,跑了过去。爷爷和奶奶跟我们不在一起住,隔了一个院子。就见叔叔和小姑拉着爷爷往院外走,可能是怕爷爷难受。我冲进屋里,二伯、老爹和二姑在。奶奶在炕上躺着。我只感觉一种冥冥中的呼唤一样,心里冒出个念头——奶奶知道我来了!虽然奶奶的外孙子外孙女特别多,但孙子只有五个,也就比儿子多一个。我的一个堂哥还是残废。而当时,除了这个堂哥,孙辈的就我一个在场。就见奶奶喉头稍微动了动,然后就是嘴巴不停地慢慢张一下,然后又合一下,就像脱水的鱼一般。只是把鱼的嘴巴张合频率调低无数倍而已。
  我刚冲进来,就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就闪现出当时那条蛇刚刚睡醒的样子来。然后就看到奶奶的嘴巴只是微张着,不动了。我“啊!”的一声喊了出来。然后脑袋上“啪!”就挨了老爹一巴掌。这时,大家才都大哭了起来。等了一下,二姑才慢慢捂住了奶奶的嘴。
  农村里的说法,就是要魂魄完整归体。但我总感觉身上一阵阵发麻一样,仿佛有人在摸自己的皮肤。我一下子跪了下来。耳边似乎传来奶奶飘渺的声音:“你看看背上有什么呢?有什么呢?么呢?”
  我脑海中想起那条蛇的样子。蛇,怎么会有这么慵懒的表情?难道……
  奶奶是单号去世的,按风俗,停尸三天,晚上守灵。
  这个年代的守灵,也就是夜里在亲人棺材停放的房间里呆着而已。
  大堂哥和堂弟都回来了,兄弟几个好久没见,原来的小屁孩儿都长大成人,各自有了自己的工作和前途,大家互相聊了阵儿,正好叔伯和父亲吃完饭,都进屋守灵了,我们几个趁机走了出去。
  院子里灯火通明,都是附近的亲戚和邻居,过来陪守的,其实就是过来抽烟喝酒聊天的,农村人还是很淳朴的。谁家没有个红白事儿,关键是有人帮衬。
  我们兄弟几个也搞了几个小菜儿,喝了几杯酒,我眼前模糊起来。就听耳边似乎是奶奶的声音响起,带着几许茫然。
  “你看看背上有什么呢?”
  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奶奶?”
  “你看看背上有什么呢?”
  我一下子想起七年前的事情,一个激灵站了起来。
  “醒啦?”堂哥一招手:“小云,你这才去南方一年,就不会喝酒了么?怎么一下子就醉了?要多喝才能锻炼出来啊!”说完,一支烟递到我面前。“抽根烟!坐火车累的吧!”
  我接过放到嘴上,拿起个火机啪的打着,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哥哥,你说这世界上有灵魂么?”
  “怎么?你都念完大学了怎么还问这个?”
  “没什么。我就是好奇。大学我又没学这个。”
  “按理说,我不该跟你说这个。说了你又要说我迷信。咱村里(农村)人,若是不相信人有魂,那干嘛守夜啊?干嘛背魂啊?干嘛烧七天(纸)啊?姜太公说的,人有三魂七魄,少了一魂一魄,人就会不齐全!”
  堂哥抽了口烟:“我们守三天夜,就是防止鬼间(阴间)的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来偷吃魂魄。人刚死的时候,魂魄都是在自己房间这一块儿的。大后天晚上,我们还要背魂上山呢!那才是累活儿。”
  看着烟雾袅袅升起,我突然打了个激灵——这个地方,不就是我埋掉那个被铲得不成样子的蛇的地方?话说那天老爹哈哈大笑,要找些干柴来把蛇烧掉,我死活不让,说我自己处理。后来,那条蛇就被我埋在了这里。
  七年了,虽然院子里有了很多小变化,但我清楚地记得,旁边就是一株土桃树。而现在,透过袅袅烟雾,我清楚地看到了这棵桃树,因为上面挂着好多小桃子。
  我扭头看向堂哥:“哥哥,你说人去世后,魂魄要是不齐会怎么样?”
  “能怎么样?麻烦呗!还得招魂!有法力的人才行!”
  “那,人若是只少了一魂或者一魄,会死掉么?”
  “不会!当年姜太公只有一魂一魄还活着呢!”
  我心想哥哥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两句话离不开姜太公。“那会不会有些东西是会吃掉魂魄的?”
  “什么?比方说?”
  “比方说——长虫!”我咬咬牙:“长虫会不会吃掉人的魂魄?”
蛇魂   “嘿嘿。”堂哥一笑,仰头一杯酒灌到肚子里:“蛇敢吃么?你是不是听别人讲那个什么长虫绕缸的故事吓的。”
  我愣了愣。
  “喝酒,你自己吓自己吧。”堂哥端起酒杯。堂弟刚去其他桌儿上转回来,见状赶紧帮我倒上了一杯。
  我一仰头,白酒的辣和醇混着香味就钻进了喉咙里。
  堂哥叫了声好。
  “以前村里人有人讲过,话说。”堂哥打开了话匣子:“曾经有个人出去做买卖,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得罪了一条长虫。当时他有雄黄酒,抹在身上,所以根本不怕长虫。几年过去了,有一天他去河里游泳,突然一条长虫从水里窜出来。那人吓坏了,以为长虫要吃了他。结果那条长虫说,你的阳寿未尽,等过三年我再来取你性命。”
  堂哥夹了几颗花生豆,丢在嘴里。
  “那人害怕极了,知道那条长虫还惦记着他。找了好几个有道法的人来帮他看,都说没事儿。整整三年过去了。还是在同一天,几个法力高强之人守到晚上,也没见那个人说的长虫来访。大家又见那个人一点儿事都没有,都松了一口气。深夜之后,他要睡觉,几个人就走出去喝酒。嘱咐他若是那条长虫来了,就大喊,或者躲到缸里,因为屋里的大缸空着,涂了雄黄酒还被施了法。那人点头答应而来。后来,唉——”
  “后来怎么样啊?”看堂哥仰头一口酒灌下,我赶紧端起酒瓶倒上。
  “后来啊,死了呗。那人又困又胆小,干脆睡到了大缸里。结果那条长虫过来后,就围着大缸正转五圈,倒转五圈,就把他的魂魄全收走了。”
  我拍了拍胸口,这长虫真狠!
  “哎,你不会真信了吧?这后面说的是假的。听懂的人说,那个人三年前就把自己的魂魄寄养在长虫身上了。所以长虫根本没有来。是他魂魄不足,自己吓死自己的!”
  “寄养?吓死的?”
  “是啊,长虫身上是冷的,最适合寄养魂魄了,尤其是残废之人的魂魄。”堂哥拿起瓜子磕了起来:“他魂魄若是只寄养一个两个,倒没什么。关键是他跟长虫有仇,日思夜想,自然觉得自己死了。结果就真吓死了。”
  “若是跟长虫没仇呢?”我继续追问。
  “奇怪啊,你以前可从来不关心这个的。怎么?大学生也信这些?”堂哥打趣道。
  “快说快说,说得好了,我去拿老爹珍藏的老白干给你倒一小杯。”
  “嘿嘿,若是没仇,自然可以一直寄养着。长虫是什么?那可是会修炼成精成仙的!”
  “是啊。白娘子就是长虫精!”堂弟也插口道:“还很漂亮!”
  “哈哈,你有许仙的命么?”堂哥哈哈大笑:“他也是千年前就把自己的一魂一魄寄养在白娘子身上。要不你以为白娘子怎么会找到他?”
  啊,原来白蛇许仙是这么回事儿,我算是对堂哥彻底拜服了。
  “那,那长虫要是死了怎么办?”
  “怎么办?怕什么!长虫命千年,岂是那么容易死的!”
  “要是被人杀死了呢?寄养的魂魄会不会消散?”
  “这个,应给不会吧。”堂哥也犹豫起来:“人不死,魂魄就不会散。若是这样,只要不是隔得太远,魂魄会自己回来的吧。”
  “那,杀死长虫的这个人,和寄养魂魄的人,会不会犯冲?”
  “应该不会吧,只要不是特意杀死的,谁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看老法海不一样没事么?”
  我擦,你拿我跟老法海比啊!法海不懂爱,你知不知道?历来都是反面形象,我心里一阵别扭。难道奶奶真的寄养了魂魄在那条长虫身上?要不刚才那声音,还有那条蛇当时的表情,又怎么解释?我第一次对无神论产生了深深地怀疑。
  三天转眼就过。
  奶奶下葬那天,就是我端的碗。
  端碗儿,也是我们那里农村的风俗。就是人老了(去世)以后,在他(她)的直系亲属中,找个年青、未婚的男子来做这件事。别人都披麻戴孝坐车送行,直到祖坟。这个人却要穿平常衣服,端一碗菜,上面放两个馒头,一双筷子,一路步行去祖坟。给奶奶端碗儿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到了我身上,因为我各方面都太符合了。那天是我感觉自己走路最累的一次。
  一方面我鞋子里面放了两个硬币,从奶奶装骨灰盒的小棺材里拿出来的。那个小棺材里面放了五色粮(就是五种粮食,小麦,大米,大豆等),还有就是硬币。每家在下葬那天可以拿出来一个,丢在柜子顶上,招财。这玩意儿会招财?那为什么要放两个在我鞋底,我特意问了,只有我有这个待遇。唉!难道是“招踩”的谐音?当时我真的很凌乱。
蛇魂   要出发了。
  大娘(伯母)把碗儿仔细整理好,交到我手上,郑重地嘱咐我:“云,记得路上不要回头,一直走!不要说话,谁问都不要搭理!”
  我点点头,心想他们要是非拽着我问怎么办?
  打一架?
  “稍微懂事的人都知道你是端碗儿的。到了祖坟,我们肯定已经埋好了(奶奶),你就把碗儿把坟头上一扣,就算完成了。”
  我点点头。
  其实我当时就想问那时候我可不可以坐车回来,只是碗儿已经在我手上了,我真不敢说话了。
  出发之前,我特意去那棵桃树下做了个下蹲的动作,心想奶奶若是你的魂魄有在这里的,就跟我一起上路吧。没有任何反应。
  倒是大娘很奇怪我的动作。
  这一路,唉,我深刻体会到观世音为什么要小白龙给唐僧当坐骑了。
  也是从此以后,我恨上了硬币。那可是整整二十五里啊!这是亲自用自己的步子量的!两万五千一百二十三步!我感觉脚已经不属于自己了。在我把碗儿扣到那个崭新的坟头上时,整个人已经木了,难道我要还债?奶奶当时真的寄养了魂魄在那条蛇身上?我又忍不住开始怀疑了。万幸的是,所有人都在等我。我一扭头,老爹一把把我拉到一辆拖拉机上。毕竟是他亲生儿子啊!看来老爹也知道端碗儿这活儿有多累。那天回去我就趴在炕上睡着了。晚上醒来,穿鞋子的时候,我仔仔细细地倒了半天。没发现硬币。老娘过来,我才知道早放柜子上了。
  我家有三个“财”。这也是一种荣耀么?也不知道那个硬币是什么味道,我恶意的想到。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因为夏天,我直接脱光了在院子里接了一大盆水冲起来。农村也没有那么多讲究,就是讲究也没地方啊。晚饭我直接吃了六个大馒头,每个二两。还干掉了三大碗熬菜(就是俗称的乱炖)。打个饱嗝,吃饱的感觉真好啊!老爹过来,心疼地看着我。随着我渐渐长大,老爹也越发变得老了起来,倒是与老爹这个名称越来越相符了。
  “云,怎么样?晚上给你奶奶背魂,你还去不去?”
  “能不去么?”我随口答道:“毕竟我是亲孙子。”
  “嗯,长大了!再忍一晚上!”
  看着老爹疼爱的目光,我心里稍微有些感动。说实话,我是从小被打怕了,所以读书、工作才会找那么远。就是害怕老爹再打我啊!
  “爹,放心!你儿子壮着呢!”
  老爹拍拍我肩膀。
  很快,大家就在奶奶那个小院里集合了。爷爷很伤心,不过没说什么。本来这个时候不用他来的,他还是来了,蹲在一边抽烟。背魂,我还是第一次经历。大伯第一个来。只见他走到奶奶生前睡的炕边,蹲下身子,大声喊道:“娘,上路啦!儿子来背你了!”然后两手虚托在后面,向外走去。看着大伯艰难地步伐,我眼睛有点酸。大伯这个人很好,已经六十多岁了,还要这么辛苦。
  我捅了捅堂哥,他就是大伯的儿子。
  “哥哥,背魂很重么?”
  “很重!不过我也是第一次!”
  那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嘀咕。不过想想也是,据说背魂这件事,只有直系晚辈才能唤醒背过去,我既然都是第一次,哥哥不一样么。刚跟着走出房间,那个声音又在我耳边想起来。
  “云,你看看背上有什么呢?”
  这一次,叫上了我的小名。我浑身汗毛竖了起来!这一次,我可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这个声音,就在我的耳边!我扭头看向那棵桃树。夜风中,桃叶一片片摇动。有少许影子被院子里的灯打到低矮的土墙上,扭动着。好像那条蛇一般。我站在了那里,犹豫了一下。虽然对于奶奶,我接触很少,但毕竟是我的亲人。看着大家都走出院门了,老爹扭头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我连忙跑到那棵桃树下,学着大伯刚才的样子,也喊了句:“奶奶,上路吧!孙子来接你上路啦!”声音极大,我估计出去的那些亲人都听到了。爷爷只是抽着烟,看着我。但我不管,我一定要完成这件事,或者是验证我心中的某一个想法。
  一阵风吹过来,周围的影子一片晃动,仿佛在跳舞。后背上突兀地一重,我知道——奶奶来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或者说,人真的有三魂七魄!我感觉浑身都燥热起来,既极度害怕,又极度兴奋。我“背”着奶奶往门外走去,或者说“背”着她的魂魄,双腿打颤。
  经过爷爷身边时,他冷不丁来了一句:“云,怕什么!那是你奶奶!
  ”对啊!就算是鬼,就算是魂魄,可,那是我亲奶奶啊!
  爷爷难道很早就知道?我冲着已经九十岁的爷爷点点头。脚步轻快起来。
  那一夜我一个人“背”了一路。从未像他们一样,不停替换。
  我知道是我欠奶奶的,因为无论我怎么处理那条蛇,都应该先告诉她。也许是她瘫痪的原因,那条蛇也不知道在她后背盘了多久,她一直想着想着,自己的魂魄就上去了。这就是所谓的魂魄寄养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的心里一片轻松。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活着好累,正是因为我们的逃避。或者说,我们丢了自己的魂魄。每当我感觉累的时候,我都会勉励自己——把自己的魂魄寄养一下吧,但不要忘了拿回来!
  这个故事讲完了。它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