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3-10-11 11:42:48

风吹过的村庄

  (一)
  写下“村庄”这个词,就感觉到有风从耳边吹过。
  灵魂好像被风指引,穿村而过。
  春风,轻轻舒展长袖拂过村庄,于是,荒芜苍凉的土地有了绿意,无数的生命在破土而出,刚翻新的尘土,飘散出村庄独有的香味。鸟儿衔来了一个水灵灵的春天,层层绿意爬上枝头,草儿青了,花儿开了,太阳升起来了,来来往往走动的人多了,狗钻出了小窝,在院子里四处溜达,一只小虫子沿着田埂在爬,牛背上的歌声,随风飘来,柔软而悠长。潺潺流水流出两岸的青绿,流出一河的蛙声。泥土均匀的呼吸声,泥土下蚯蚓的喘息声,旷远,了无枝蔓,像小曲,丝丝缕缕,汩汩而来。
  暖风醺然,躺在草地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村庄,是安静的,温暖的,风筝贴着天空高飞,鸟儿与天空聊天的声音在白云下悠悠,看油菜花里追逐双飞的蝴蝶,桃瓣纷飞,栀子花芬芳,一方青石上,阳光撒着细碎的金黄,不知是谁,扑通将石头扔入河中,人走开了,涟漪还一圈一圈的漾开漾开……
  这是一片只能用心灵触摸的土地。我看到了堆满草垛的麦场,立在农田的稻草人,洋槐树下乘凉的老人,狗蹲坐在门口,院落里的树杈上挂着金黄的玉米。这里有我无限美好的精神家园,有我童稚的欢乐、有淳朴的乡情,有我对生命最朴质的认识和敬仰。贴近这块土地,让我觉得亲切,温暖。
  没有土地,哪里还能是村庄?
  村庄和土地是人的起点和终点。人是土地的一部分,是会行走的泥土;泥土是沉默的家园,是一个人对家园的守望与追寻。
  (二)
  又吹过一阵风。
风吹过的村庄   鸟儿用飞翔的翅膀,把一行行诗写到天空里,蛙鼓声中,小麦生长着拔节而长的希冀。一串串紫藤,开得正盛,抱着,偎着,拥挤着,无数的蝶儿蜂儿,上下左右,嗡嗡的飞着叫着,是在采蜜,是在舞蹈,是在和花朵游戏,是在享受爱情享受这恋爱的季节。
  新婚的燕子在屋檐下软语呢喃,天空中,不知道是百灵,画眉,还是黄莺,在试探着一声声的变换着,像苦吟的诗人在推敲诗句,芳草丛中,紫罗兰在耳语,铃兰在浅笑,风吹过,就会花枝乱颤。
  把脚浸在河水里,吸吮着馨香四溢的泥土的芬芳,感受着那清凉滑腻的感觉,一份凉爽从四面包抄。河水潺潺,盈盈地汪在心间。有了这泓清醇,鱼儿的眼睛更亮了,河中的波浪一阵接着一阵,时光深处,流水弹拨时光,村庄在雾气里飘渺,在雨季中滋润,在碧绿的荷叶上,一个接着一个的做梦。我曾希冀看到那白马入芦花,曾企望变成一滴露珠,去润泽村庄的心事,去看流水深处的肥美,去瞻仰泥土深处的厚重。
  记忆中的潺潺流水,潋滟了我的视线,千回百转,蜿蜒缠绵,终是不肯别了芦花归去。
  那条河,一直流在我的心里。
  我想,一定有什么,藏在河的最深处。
  欲望是鱼钩也是网。除了鱼,还有什么浮上来,又沉下去?
  (三)
  风从远处吹来。
  树木的叶子一片又一片的落下。风起的时候,发出簌簌的音符。
风吹过的村庄
文章来自:作文章网:https://www.zuowenzhang.com
  秋阳似酒,把果实都催熟了,田野里,秋意正浓,所有的果实,被田野的风一一点收。
  天空的云,悠闲地游荡,空气像被水洗过,清亮,芬芳,打碗花盛满金灿灿的阳光,风,和每一朵花握手,每一只蝴蝶打招呼,蛙声悠悠送来麦子的清香。
  篱笆,犬吠,院落,在我眼前幻化出夺目的光彩。
  村庄里,到处都能看到金黄的稻谷。
  我保持着听风的姿态。风吹过的时候,村庄便热闹起来。
  近处,有人翻晒稻谷的声音,土地的呼吸清晰可闻,充满了乐律和节奏,平平仄仄,如对仗工整的古调,麦浪唱着风的歌谣,在镰刀下成排的倒下,叽喳啁啾的鸟雀声,嘤嘤嗡嗡的飞虫声,麦场上鼎沸的人声,河边牛羊的叫声,也来凑热闹。几声闷雷,雨便稀里哗啦的落下来,篱笆间石缝中,细细的藤蔓,吹出粉的,蓝的,白色的喇叭,晚上,知名的,不知名的虫儿,对唱,重唱,小合唱,此起彼伏。
  我还听到,有一种亘古恒远的声音,从地底也跟着附和。
  在时光的深处,我就这样听着,听着。
  只觉得心如绽开的花朵,温暖而芬芳。
风吹过的村庄   (四)
  风进入村庄的每一个角落。
  太阳西斜,悄悄改变着村庄的模样,浓淡明暗中,一天的日子就这样过去了。
  天空冷得像结了冰,黄土平原的太阳,鸟巢似的歇息在白杨树萧疏的枝桠间,黄河古道里,河水渐近枯竭,麻雀在觅食,扑棱棱飞过。一个在麦田劳碌半生的农人,怀抱一管大烟杆,蹲在墙角,半翕着眼看夕阳,如落下枯叶的老树,显得也矮了许多。
  短短的一天被圆圆的月亮画上了句号。村庄,缕缕炊烟升起,袅袅的,那是村庄的旗帜,是村庄的呼吸。爷爷扛着锄头,沿着田埂,缓缓走回家,灯光,暖暖的在等他回家。昨天还看到爷爷在田埂上走着,风吹起了,我追逐一朵蒲公英,爷爷便不见了。我把爷爷走丢了,再也找不回来。
  呆呆地站在空旷的原野上,看生命像蒲公英的种子,附注与花瓣,四处飞扬。
  如钩的月牙儿,静静地停在树梢,撒下淡淡的白,不言不语;高大的杨树在风中微微摇动,牧归的老牛,悠然在长满小草软花的村道上缓缓而行,四季的风,就这样吹走一春的花败,一夏的木荣,一秋的果熟,一冬的草枯,农人,播种,锄地,施肥,收获庄稼,从村庄出发到达田地,从田地出发到达院落,循环往复,生生不息。村落依然安宁如画,有风吹过,仿佛眼角含着的一滴老泪,摇摇欲坠,却又被定格在岁月深处。
  我知道我的灵魂,已随着手中的笔,贴着土地,飞扬着村庄的天籁,遥远的村庄,如一丛丛蓬勃而纵情的野草,在心底葳蕤生长,清晨的鸡鸣,夕阳下的饮烟,农田里的欢歌,陈年的蛙声,就像河流绕过芦苇荡。就像一些归鸦,深刻的拓印在天空,是拾不起又回不去的记忆。
  月亮,像一张圆饼,贴在迷蒙的天上。风吹过,两边的田野散发着泥土芬芳的气息。
  炊烟下的房屋,亮着两三盏暖暖的灯火。
  有一个声音在喊我回家。我跟着那呼唤,走回村庄去。
上一篇:家乡的老桑树 下一篇:遥想故乡的蜻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