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4-11-14 09:42:48

芳华绝代,最美四月天

  她,是碧空一絮云,飘逸灵秀,令深情款款的诗人依依挥手,驻足凝望。
  她,是婉约一阕词,清丽典雅,令深沉睿智的学界泰斗念念不忘,守望一生。
  她,是淡雅一幅画,曼妙脱俗,令稳重儒雅的建筑大师百看不厌,钟爱一生。
  她,旷世美丽,才华绝代。她的美,穿越无数岁月风尘,依然无人可及,她被胡适誉为中国第一才女,她的名字——林徽因。
  (一)
  1920年的10月,16岁的林徽因随父亲来英国伦敦圣玛莉学院学习,而此时,徐志摩在伦敦经济学院求学。
  一个秀外慧中、风华绝代的才女,一个浪漫多情、才华横溢的诗人。偶然相遇注定一世情缘。
  也许,她才是诗人心中那朵娇羞的水莲花,最是那一低首的温柔,沉醉了诗人浪漫温润的心。
  也许,她才是夕阳中河畔的金柳,清风吹拂,婀娜美丽的身影久久地在诗人心头荡漾、荡漾……
  徐志摩深情地写下一首诗:“ 我想攀附月色, 化一阵清风, 吹醒群松春醉,去山中浮动;吹下一针新碧, 掉在你窗前;轻柔如同叹息——不惊你安眠! ”
  然而,他们的相遇有着美丽的时差,彼时,徐志摩已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也许,正如他诗中所说:“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诗人那颗浪漫温情的心被思念和爱慕浸润着,为了她,他甘愿做中国第一个离婚的男人。
芳华绝代,最美四月天   林徽因是理智的,也是善良的,她对于徐志摩的“你是我波心一点光”的爱最终选择了放弃。
  可是,林徽因的光芒无人能遮挡,她永远都是诗人心中最美最亮的星星。诗人坦然说:“于茫茫人海中访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日后,徐志摩做了梁林的朋友,成了他们家文化沙龙的常客。
  有时候,爱只能是水月镜花。也许,正是因为错过,成就了一生的牵挂。
  1931年深秋,徐志摩乘飞机赶赴北平,就是为了到协和小礼堂听林徽因演讲,不幸的是,飞机失事,机毁人亡……
  二)
  如果说徐志摩的爱烂漫如花,那么金岳霖的爱则温润如玉。
  金岳霖爱林徽因,他的爱晶莹剔透,纤尘不染。爱就是爱,就是付出感情和关爱的历程,不为占有,不求回报。
  他爱林徽因,别的女人无法挤进他的心里,他终身未娶。林徽因和梁思成结婚后,金岳霖总是毗邻而居。他的爱,是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每天能看到她对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每天能看到她微笑,看到她幸福,于他,便是心满意足。这才是真正的: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林梁婚后,金岳霖送给他们一幅对联:“梁上君子,林下美人。”既是祝福,又是赞誉,也不失幽默和洒脱。这固然是金岳霖的胸襟宽广,可若不是最深沉、最真挚的爱,又怎会如此超然?
  金岳霖对林徽因别具一格的爱,穿透岁月浮尘;金岳霖对林徽因的至情,深藏于一生。
  林徽因的追悼会上,金岳霖的眼泪没有停过。她永远都是他心中的花仙子,他怎么舍得他的花仙子香消玉殒呢?
芳华绝代,最美四月天
原文出自: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
  金岳霖饱蘸深情,写下一幅挽联。上联是:“一身诗意千寻瀑”,下联是:“万古人间四月天”。她,永远都是他心中最美的人间四月天。
  林徽因死后多年,一天,金岳霖郑重其事地邀请一些至交好友到北京饭店赴宴,众人大惑不解。开席前他神情黯然地宣布说:“今天是林徽因的生日!”顿使举座感叹唏嘘。她的生日,他有生之年,从来都不曾忘记。
  此情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确实,如此深厚而纯情的爱,岂是一般男人能做到的?又岂是寻常女子能拥有?
  (三)
  林徽因最终选择的是梁思成,林梁两家是世交,可谓门当户对。
  林徽因和梁思成是珠联璧合,建筑佳偶。他们都喜欢建筑,志趣相投的两人经常到北海公园的松坡图书馆和快雪堂读书、游览。
  婚前,梁思成曾问林徽因:“有一句话,我只问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问,为什么是我?”
  林徽因答:“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准备好听我了吗?”
  婚后,梁思成曾诙谐地对朋友说:“中国有句俗话:‘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可是对我来说是,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 在梁思成眼里,林徽因是无与伦比的。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同样,谦谦君子,亦是淑女好逑。梁思成对林徽因真正做到了一生的呵护。
  他们之间没有“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的誓言,而是把信任、包容和关爱都融入到生活的小河中,让真爱在婚姻中涓涓流淌。
芳华绝代,最美四月天   爱,不是自私,不是狭隘,梁思成愿意给林徽因自由呼吸的空间,给她心灵留一方青草地。曾与林徽因有感情纠葛的徐志摩、金岳霖,依旧是她的至交,是他们夫妻的至交。这一点,一个狭隘的男人是做不到的;而做到这一点,也正是源于深沉的爱。
  (四)
  林徽因,美成了书中的一个剪影。她的美,成为了一个传奇,迄今无人能及。
  三个优秀的男人对她深情款款,为她魂牵梦绕。也只有她——芳华绝代的林徽因能够做到。
  林徽因,若单单长得漂亮,至多是令人赏心悦目的花瓶,不足以令人仰望。于她而言,弥足珍贵的,是她的修养,她的聪慧,她的才情。
  林徽因曾旅英留美,英文水平极佳,深得东西方艺术之真谛。她兼具中西之美,既秉有大家闺秀的风度,又具备中国传统女性所缺乏的独立精神和现代气质。
  民国才女中,林徽因与冰心、张爱玲、石评梅、庐隐、萧红齐名,但比她们的才情更全面。她的才华是多方面的,于文学、艺术、建筑乃至哲学都有很深的修养。她曾参与改造传统工艺景泰蓝、参与国徽设计、参加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
  工作中,林徽因吃苦耐劳,态度严谨。她不顾重病在身,经常颠簸在穷乡僻壤、荒山野岭,在荒寺古庙、危梁陡拱中考查研究中国古建筑。
  林徽因美丽,但依靠的不是美貌, 而是她的学识和智慧。她无人可及的才情营造了一种明丽而坚实的“精神魅力”。
  林徽因,气质如兰,才倾天下,芳华绝代。
  林徽因——最美的人间四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