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4-11-08 09:59:49

散文:小聚

  一些文友,隔三差五的总要聚一聚。有时候时间长了不见,反而有点想念。虽然文字的距离那么近,但总没有真人来得亲切。聚会的时候,一般是桂老师和竹篙破费。开始的时候,觉得很不好意思,后来也就很好意思了。
  可能快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今天桂老师一打电话,我正好有课。听桂老师说的几个朋友,都是很想见的。不去太可惜。很想获取一些新的信息,长时间的闭关自守,唯恐成了秋蝉或者蟋蟀之类。青蛙,我是不怕的,稻田地里早已没有了水。稻子青黄鲜亮,正处在半成熟期。
  一路飞奔,来到学校。两节晚自习,我在不停地看课表。正是听力时间,班主任都在班里。办公室热哄哄的,电扇扇着,还是很热。我看了一班的课表,又看了二班的,班主任正好都没有课。好在晚上,学生只是上自习,老师的作用不大。如果班主任能帮忙,我明天晚上帮他们上。
  才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口,一班的班主任进来。我才开口,他就很爽快地答应了。真是个好同志,我高兴地走了很远,又跑回来,“明天晚上我给你上。”
  他竟然说,明天再说吧!感激之情,无法言表。我赶紧小跑下楼,遇到的同事都问,晚上没自习还来!开始我还解释,后来就笑笑作答。
  打电话给桂老师,桂老师说他们都到了。我一听,车子骑得飞快。我一向是急性子,这在有修为的人看来,我是没有修为的人。但有什么办法,就是火烧火燎的。沉不住气,连喜怒都溢于言表。这样的人,是没有城府的,当然也做不成大事。
  周围都是率性的朋友,他们是不会计较的。我进门的时候,一堆人在聊天,一堆人在打牌。估计又是掼蛋,我还很生疏。平时操练的机会少,也没有人陪练。他们玩得很专心。不知聊了多久,那一帮人才意犹未尽。桂老师的文章在《淮南日报》上发表了,竹篙的也是,收了200元的稿费。马义的文章获二等奖,二千元。小小的羡慕一下。他们参赛的内容,我一概不知,不然也去试一下。
散文:小聚 散文:小聚 散文:小聚   都是文友,自然很亲切的。他们的相识时间都比跟我长,有的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而我跟他们相识,也不过一年多。但文人就是文人,真真切切的友情,没有丝毫虚假。曾经家里出了事,我打电话给桂老师,桂老师和胡老师竟然一起来了,并帮助解决。真是义薄云天的朋友,也因为这些,我一生都不会忘怀。
  文友之间,一直相互鼓励,相互鞭策的。也因为竹篙和桂老师的引荐,我认识了很多朋友,学到了很多东西。他们的襟怀,真的是可以容纳百川的。
  淮南的孙淮田,赵立新等老师一直支持我,鼓励我,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前进的动力。本县的竹篙和桂老师更是无私的帮助我,鼓励我,给了我坚持的勇气。我的老师侯四明,给予我具体的指导和精神的引领。还有很多的兄弟姐妹,他们在文字上,都给了我最大的支持和最大的慰藉。
  真正热爱文字的人,都是真实的人。我喜欢他们的真性情,和他们在一起,可以忽略很多身外之物。但今晚的相聚,我的精神一直不集中。也不知为什么,听李会长和高主席说话,脑子就飘了很远。以至于夏姐姐和竹篙和我喝酒,都没听到。其实我滴酒未沾,喝了一晚上茶。可是脑子一直在漂浮,这是很少见的。不知在想什么,老是走神。后来程小妹悄悄告诉我,我穿的白色吊带衣,有点胖,下次买一个贴身的,黑色的配绿色的披肩,可能更好看。我笑笑点头。其实,我是无所谓的,也没有人注意我的胖瘦,何况我本来就不瘦。今年的节令,有点反常,到了中秋还那么热。空调开着,还是有点热。夏姐姐是很大气的女子,和谁都能谈笑自如。可我偏偏就不会说话,坐在那里,只知道笑。右边的梁诗弟也很会说话,大方得体。我一直在忙着听八个人说话,忙着观察他们快乐的表情,那一刻,我真的像一片,飘来飘去,忽近忽远。他们的声音慢慢地穿过我,飞到窗外。好文章
  这时竹篙举着杯子,他说举着月亮。夏姐姐要去看月亮,竹篙问,哪儿有月亮?大家都笑,外面就有。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今天也算是诗友们的团聚。
  我看他们站起来了,我也站起来。真奇怪,今天晚上,我精神竟然一直在漂浮。这样的快乐,让我不再深究原因。到了楼下,看到更多的灯火和行人,还是有点模糊。
  几位诗友喊我小心一点,我挥挥手,大脑早飞到孔明灯上了,天空是深蓝的。一盏盏灯飘过,好像一个个小小的星球。月亮有点黄,在东边的天空,在我的背后,我朝着没有月亮的地方走去。
上一篇:午夜散记 下一篇:那些逝去的日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