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5-03-16 11:36:12

难易之间

  国外的圣诞节如此的安静,空气中没有硫磺的味道,菜场里没有应该有的中国式的热闹(甚至没有我觉得可以称上菜场的地方),街上的店铺95%关上了大门,不是家家户户门口布置的彩灯和电视广播里铺天盖地地的"jingle bell",甚至觉察不到这是个什么节日,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文化差异吧。大部分的我们不知道圣诞节是一个2000年前真实存在过的一个人的生日,我们很难想象中世纪时很多家居烟囱里确实可以爬进圣诞老人那样据说有200斤的大胖子,也不知道每年的今天远在梵蒂冈的教皇用30多种语言为这个世界里包括我们的芸芸众生祈祷平安,从不相信五十多年来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真得会为小孩子实时提供圣诞老人的行踪,也没听过"Santa is coming to the town",小时候更没读过小查理布朗的漫画,而这一切的"不"对于他们就像贴春联,吃汤圆,压岁钱,舞龙舞狮,给老人磕头拜年之于我们一样流淌在血液里.漂在节日空气里,只是自己嗅不到他们的"硫磺"而已。对于我或许今天与其说是北美的12月25不如说是中国的12月26日更有意义。因为今天是这个国家里一个很特殊的一个人的生日,从来不认为他是一个可以作为完美榜样的人,因为我也相信这个人给我们带来了"十年浩劫",让那些大教授,"学术权威"吃够了苦头,否则我们今天或许会好很多,我也相信他让这个国家一下饿死了很多的人。对这样的人的生日还难道我胆敢想说声祝福吗?(尤其是在老同学华仔可能看到的情况下:)) 1898年戊戌政变失败后,身为湖北巡抚大公子的谭譚嗣拒绝别人营救,家门大开,坐等就义;正如其给康有为信中写的一样"嗣同为其易,先生为其难"主动放弃了自己33岁的生命。1938年汪精卫离开重庆,借道云南前往越南前留在蒋介石一封信"君為其易,我為其難",身后落下个"汉奸"的骂名,后世子孙隐姓埋名,漂泊异乡。历史何其的相似,我们太习惯忘记这样的故事,也太容易相信历史的非白即黑。或许邓公拿着图纸参加竣工典礼的"总工"谁都可以试试,毛公的拿着鞭子赶人干活的"包工头"恐怕不是谁都敢当,即使所有人不明白此种难易,至少小平同志心里应该明白,可是他不在了,三七开的分头看样子也保不住了! MERRY CHRISTMAS.难易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