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6-09-07 08:20:26

把假设融进梦幻

  —— 上帝没有为情感设置暂停键
  杨柳岸雾锁重楼,巷陌口烟雨如初。时光,用柔情凝绿了波涛。流年,总在八月中秋的渡口,挥洒着季节的风流。
  陌上花红已残,署气消退未尽。徐徐秋风清凉夜晚,一弯明月清冷的泪水,是否依然打湿了我的缁衣。滴在手背上的露珠,把季节的沧桑烙印在了心里。不知是时光的哀伤,还是岁月的凄凉?在人生情感的素笺上,为什么只有假设,而没有肯定的意向。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让人用一个如果去设定。而永远没有一个,真正的能够容留短暂梦境的真情。一个没有标点的虽然,曾经滋润了人的心田。然而一个但是,却让泪水把梦幻的泪痕擦干。
  我想执住你的手,不让你的情感随着凉爽的秋风漂游。心灵交叉的十字路口,一次一次的误解,却总让人失之交臂,在人的心头留下那淡淡的情愁。我本想扭转我的头,回顾一次你多情的双眸。但是当我转过身形,却发现你眼中的清波,却留意了天边的白云。你一次漂亮的跳转身形,却没有能够让我去触摸到你的指尖,而让一次邂垢的情意,从我的指缝溜走。
  陌上长亭,笛声悠悠。时而翻滚的落叶,似乎想在梦中让你做一次短暂的停留。稍显倦怠的荷花,把心迹隐匿在了水中。明月的光辉倾泄的一世情柔,让我想执住你的手,让心中的热情不再随波逐流。本想交付的初衷,随着南归雁阵的哀鸣,却在字里行间写下的尽是泪的酸楚,而没有丝毫心的挽留。把感想印在花蕊,把思念溶于波涛,把牵绊寄托白云,把追悔抛向弯月。让月光的清辉,照亮浑浊的泪水。让飞逝的思绪,去把梦想追回。
  谁在情感的巷口,让群山眉黛低垂。谁在耶稣的十字架下,能够让一颗本不宁静的心不再忏悔。谁能让一颗久已枯萎的心,拭去追悔莫及的哀痛。谁能够替上帝,为一次短暂的暂停,宁肯舍弃所有地抗争。上帝如果真的能为情感设置一次暂停,我愿来世天天手捧圣经,无时无刻的都在祈祷,祈祷着情感的善始善终。为上帝设置的这一次暂停,绽放一次无悔的人生。
把假设融进梦幻 把假设融进梦幻
原文出自:作文章网:Www.zuowenzhAng.cOm
把假设融进梦幻   我想执住你的手,去捂住相思的伤口。我想执住你的手,让我的心去慰藉你的心。让那因为伤感而渗出的血,从此不在滴落,从此不再有无休止的悔恨渗透。只有平静的心在跳动,跳动着稳定的倾心节奏。
  我想执住你的手,用心韵去书写一个传奇。我想蘸取彩云的绚烂,我想采撷海市蜃楼的诱惑,我想捧起月光的情感,去书写你不来我不老的誓言。我用时光等你,你是否能够还我一个心愿。让思恋的漫延,不在用无奈去渲染。让竹韵流动着情感的风采,让星光闪动着深夜的浪漫,让花香氤氳着季节的轻柔,让明月叙述着诺言的虚幻。
  我想执住你的手,我愿用一生等你,你不来我不老。陌上笛声,是否依然悠扬。渐失花香的晚风,是否仍在拂动着岸边的烟柳。情感的巷口,是否有人在用心血撰写着分别的离愁。桥头红伞下,是否仍然有人再辞别那难以驻留的心,而在吟唱着‘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
  我想执住你的手,用等待去续写我的心愁。即便岁月不再回头,即使时光不再停留。即使我心中非常明白,含着微笑离开的你,将已是他人心中的所有,但我仍然不愿松开我的手。泪在心中暗落,血在泪中诉求。我用真情等你,你是否可回报一个嫣然一笑,做一次深情的回眸。我不做长久的企盼,但愿你的泪光,能够让我读到一点点的慰藉,一丝丝的弥留。
  晨雾是否肯为风做一次企求,白云是否能够为流水做一次短暂的停留。
共2页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