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3-10-10 11:46:55

思念叠上思念

  我想托起一片云,把几串心语,横越阻隔的空间,逆溯茫茫的岁月,寄一怀领悟,不变的关心,给远方的你!
  【一】
  不知怎的,脑海中总是浮现“流星划过夜空”的情景,也许,是与你分别太久了。
  曾经,我是那么的喜欢颓废慵懒的韵味。也许,我自己就是颓废与慵懒的化身。我有一份把一切看破的懒散,缺少那份把一切当真的执迷。
  懒洋洋的走,懒洋洋的笑,就算笑的本身也带着悲凉,即便高兴欢笑的时候,也总带着一丝的无奈。我眼睛看到的一切,颜色都是浅淡,一切都是迷茫,对世事的迷茫,对自己未来的迷茫。
思念叠上思念 思念叠上思念 思念叠上思念   我知道,我的这种状态,是在躲避,浑然不觉其中的失败。内心的退缩,引变成麻木的处之泰然。常常在看到事情不在自己能力掌控的范围下时,就心死的绝望,就像孤独等待死亡的来临。当表面的处之泰然已酝酿成窒息的心魔狂乱,思绪也就渐渐走向颓废,手无力的下垂,变成任人宰割的投降。
  血液像灌了铅一样,阻塞的让人癫狂。我总觉得世间抛弃了我,亲情抛弃了我,所以就用颓废来发泄。这正常行进的人生轨迹,遭遇亲情丧失的转折,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我知道,在艰难挫折中寻找一条出路已成明智的选择,然而,当心中的支柱轰然倒塌,这种选择对于心死的人来说,一切都是无所谓,无所顾及的。
  然后,我用冷漠来掩饰灵魂的苍白;用上扬的嘴角来掩饰孤独的忧伤,可,不管我怎么掩饰都掩饰不掉内心的彷徨。掩饰不掉,只能接受颓废的来袭,直至变成一种习惯,一次又一次的甘受坠落。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不再惊讶,不再心伤,用酒精来虚幻一种真切,可连笑都会牵动悲伤的心境。每当清晨醒来,那种清醒的疼痛让我难过,原来我还活着。
  当我走向外边,看到刺眼的阳光,可我怎么用手遮挡,总是会有那么几根光线穿过指缝射进眼里,无能为力也就低头行走,恢复行尸走肉的麻木。似乎我的脸部肌肉已经僵硬,连笑都要花费全身的力气,这样,也就不再笑了。
  我有两个我,一个在黑暗中醒着,一个在光明中睡着。
共4页1234下一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