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端访问入口

发布时间:2013-10-10 15:22:10

悬崖上的守望

受伤的爱情,再冷再痛也要去爱,因为宿命里它点燃了亲情这株难以泯灭的火焰,“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题记

水晶,晶莹剔透的华美,令人爱不释手。爱似水晶,没有负担秘密干净又透明。透过水晶看这纷繁世界,相濡以沫里,悲欢离合被演绎的如此精湛;风雨共担中,一切责任负担被雕刻的如此细腻柔美!揣爱在心间,前方的路无论荆棘丛丛,无论鲜花香溢,我们都会用坚韧与微笑保护好这颗水晶,只为这里面孕育着人间的奇葩--亲情!

百年前,这里不曾是巍巍悬崖;百年前,这里并不沉寂萧条;百年前,我也并不是一个人伫立风口浪尖。

看朝阳起又落,观星辰现又没,自那一天起,我便只愿仰望而惧怕俯首,涓涓时光就这样磨蚀着我的灵魂,看着周边稀落的同伴,抚摸着成长在身边乖巧的稚子,想象着终有一天我们的命运,我便迷茫:沧海化桑田,高原成平地,蓝天隐白云,那我们的命运又会何去何从……

百年前,跨海越山我被带到了这里。千米海拔,漫漫黄土,稀疏植被,山地,沟壑,河流……与之相应,蓝蓝的天,暖暖的风,柔柔的云,是我对这里的初识。开心果--全世界对我们的昵称,当身体碰触到这片土地干燥粗糙的躯体,感受到它对绿衣炙热的渴望时,我便认定了今后这里便是我的家乡--陕北黄土高原。

她,我们在发芽时便相识,七年的相依相伴,七年的风雨同舟,七年的精心呵护,我们迎来了自己的结晶。看着她开花结果,享受着邻里温馨的祝福,我们沉浸在快乐的海洋里,仿若周边的气息也染了芳香,沟壑中的溪流也“叮咚”高歌,风儿卷起的黄土悄然送来了过秋的衣物……整个高原热闹着,枝儿挨着枝儿嬉戏,叶儿牵着叶儿秘语,蜂儿忙着储食,鸟儿懒散着天空,万物和谐,休戚与共!日沉西山,月悬天际,聆听着自然演凑的天籁之音,我们相偎着,憧憬着……“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

经济利益的所在,营养价值的所求,不断有同类加入我们的队伍。五月花,九月果,为了生存,为了成长,我们的根紧紧抓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我们的子嗣不断繁衍生息……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自然赐予了我们生的权利,而他们--人类,却剥夺了我们消亡的自由……

悬崖上的守望 悬崖上的守望 悬崖上的守望

经济利益的驱使,人类活动的频繁,黄土高原被一点一滴地侵蚀着。河流随风逃离了这片曾经嬉戏的乐园,大片的灌木植被耐不住高温的煎熬,或消匿于天际,或焚身于人类的灶炉,黄土狂躁,黑云遮天,暴雨如注,而我们乔木一族作为这高原的子女仍屹立着,仍坚守着这片狼藉的土地,狂风暴雨中,倾听着母亲的日夜呻吟,哭泣……

当我们那果实的利益不能再满足他们膨胀的欲望时,对于高档家具和细木工艺品的追求,让木材纹理通顺,质地坚硬,抗弯,抗压,比重大色泽美的我们首当其冲……

当斧头落下的那一刻,我看到了她的微笑,看到了她眼中溢出的晶莹,体内流出的鲜红,众多的同伴相继倒下,绿叶散落,黄沙疯狂再起,空气燃烧着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暴雨挟持着每一条沟壑,夜幕袭来,幸存的同伴相拥哭泣,在风中,低吟倾诉着……

百年流逝,岁月沉沦,而今,昔日的家园已是如今的峭壁,往日的夕阳已被沾染了昏黄的尘埃,今日的萧条早已遮掩了曾经的喧哗……

曾记得,初识故乡的味道;曾记得,晨曦朦胧中,与她相依盼日出的情怀;曾记得,月光星辰里,孩子们俏皮地争相入怀的背影;曾记得,风雨中,我们手足相缠,不卑不亢的誓言;曾记得,她离开时一霎的蹙眉和永恒的微笑……

独居崖壁,身心俱惫,每当暗夜销魂,也曾想悄然陨落,可感受着母亲--高原,那越发滚烫的躯体,土地退化,而人类却未停止的侵略步伐。我不知,母亲满身的疮痍何年方能治愈?膝下稚子能否安然成木?这方悬崖又能平安几许?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风咆雨哮,等待着,企盼着,守望着……

上一篇:追忆似水年华 下一篇:你在天上还好吗